轉載台電勵進月刊70年前孫運璿處長視察花東的「東行追記(二)」

轉載台電勵進月刊70年前孫運璿處長視察花東的「東行追記(二)」

 

內容:

  • 一、前言
  • 二、東行追記(二)「花蓮小住」部分
  • 2.1花蓮市戰後景觀
  • 2.2在東區管理處初見楊金欉神準預測將出人頭地
  • 2.3 視察木瓜溪電廠路過管理失當日人移民吉野村
  • 2.3 馬戲特技險渡木瓜溪鐵線斷橋
  • 2.4 驚見銅門、清水第二埋入河中景象,倉庫儲滿挖出器材
  • 2.5 道路沖毀狼狽爬清水第二壓力鋼管引水隧道路
  • 2.6 視察初音、砂婆礑電廠,巧尋初音取水口
  • 三、東行追記(二)「台東之行」部分
  • 3.1往台東快車上,眼見溪口電廠被炸慘狀
  • 3.2廣大花東縱谷有待水利整治
  • 3.3台東獨立系統用電最高200KW多,平時靠大南、太巴六九水力獨撐
  • 備註
  • 參考資料:

 

 

 

 

一、前言

最近在寫木瓜溪水力電廠50年舊地重遊之旅文章時,搜尋銅門、清水第二被淹歷史文獻,無意中發現這篇將近70年前,民國36年9月出版的台電勵進月刊第8期,李式中所發表有關機電處長孫運璿及經理處長呂文瑞等視察花東的「東行追記(二)」,我就被深深吸引住,並引起相當的共鳴。該文跟我的重遊文章,剛好可以做70年先後對照。所以特別摘錄花蓮與台東兩段,PO給同好們分享。

這篇古稀的文章,更讓我感到意外的是當時他們就發現還是25歲菜鳥的楊金欉會出人頭地,真是神準。當時楊金欉在台電東區管理處與東部發電系當助理工程師,後來果然當上東部發電管理處處長(1963年)、輸配電工程處長(1969年)、協理現在的副總經理(1975年)、高雄市長(1981年)、台北市長(1982-1985年),可惜于1990年英年早逝。

此外,文中人物都是台電的老老前輩,諸如機電處長孫運璿、負責材料採購運輸倉儲的經理處長呂文瑞,東區管理處主任鈕其如,都是1945、46年來台的接收人員。作者李式中為民國35(1946)年5月1日台電成立時接收松山火力發電所之主任。傅慶騰則是日治時期台南高工第一屆(1934年)畢業,比他小11歲的楊金欉是先後期同學,都到過東北滿州電氣服務過,戰後才回台進台電,傅慶騰進入機電處發電課。

在我1965年進入台電時,孫運璿處長早在1962年高升總經理,並於1964年應聘世界銀行到奈及利亞電力服務。紐其如主任則升為主管業務部門的協理(副總經理)。李式中則是發電處長,他是跟當時的錢協理一樣是有名嚴格兇悍外號火雞的處長,我的老同事張處長那時他在值班,在調度台幫當時南火程廠長轉接電話給李式中處長,有聽過李處長對程廠長說若無法做到大修30幾天縮短至28天,幫忙枯旱的系統供電,就請他拿包袱回家吃自己的訓話。傅慶騰則是由發電處副處長調到新建當時台電最大的林口電廠擔任廠長。

二、東行追記(二)「花蓮小住」部分

2.1花蓮市戰後景觀

花蓮市北郊,有開閉所(現花港變電所)一處。由立霧、銅門、及清水各發電所而來之66KV高壓輸電線在此匯合。供給對象,主要為鋁廠。立霧至此,為梯型鐵塔。可以架線三路。今則祇餘其一。鋁廠已損壞太重,開工無望,此一開閉所遂成廢物。吾人來時,見鐵架高聳,靜默無言,似對于其自身未來命運,惶惑無知。

稍南行,登一小丘,臨邱下望,花蓮市盡在目中。全市無高大建築,但樹木叢茂,瓦頂,柏油路,隱約間星羅棋佈,宛然一小家碧玉,無市儈氣息,不禁有客至如歸之感。及入室內,則中華、中山、中正等路應有盡有。路平而潔,恰合其外表,兩旁市塵與基隆濱町一帶相彷。東區管理處為一二層小樓,裝飾尚秀麗,據鈕主任云此為花蓮市內偉大建築之一。就吾人逗留期間所見,感覺並非虛語。晚宿辦公室旁之招待所內,與鈕主任公館比鄰。

2.2在東區管理處初見楊金欉神準預測將出人頭地

在鈕主任之會客室內,得見李君、楊君、等各組長。楊君字金欉,與同行之傅君(傅慶騰)皆為台南工學院以前之高材生,且在東北電力同時服務,勝利以後返來。在東北混亂時期,彼此消息隔絕,安全不明,乍見之下歡喜逾恆。追談往事,似不勝滄桑。楊君現負責東區發電方面技術事宜,兼理管理處內電務組事。人極誠懇,樸實精明,將來有望之材也。寄語楊君好自為之。羿晨飯後,天氣轉晴,按昨晚預定計畫視察銅門、清水各廠。鈕主任安排周到,先遣部隊由楊金欉君率領出發,一小時後吾人塞入汽車,向目的地而行。

2.3 視察木瓜溪電廠路過管理失當日人移民吉野村

出市不久,途經以前日人經營之吉野農場。此地為花蓮平原最肥美之區。日人強迫本省同胞遷讓,自組集體農場,村中學校合作社,均有灌溉水利,相當完善。惜自木瓜溪上游山勢改變後,溪水含沙,此地管理失當,致大好沃野,將成沙田。憶西北渭河流域,自經李儀祉公倡導成渠後,灌溉範圍,六十餘萬畝。渭水含沙量之大,馳名世界,李公有鑒于此,故對取水時間及減沙方法,規定纂嚴,十餘年來成效昭著,可見流沙荒地,並非絕無良策,但亡羊補牢,事倍而功半耳。

2.3 馬戲特技險渡木瓜溪鐵線斷橋

沿木瓜溪上行至銅門橋,此橋原日建築壯麗,雖架鐵線為橋,但橋面敷水泥,可以行車。去(民國35)年九月暴風雨,橋基沖毀,遂致傾圯。因為至高山區必經之路,現于孤纜一根之下。懸垂木板,攀緣而過,遙望有如馬戲團之踏索演員,過橋登岸,餘悸未消,方在惴息,安步當車。回頭一顧,則孫處長正脫帽肅立,方見有小學一所,時在昇旗,歌聲抑揚,氣象壯嚴,茲雖細節,然亦精神表現所在。

2.4 驚見銅門、清水第二埋入河中景象,倉庫儲滿挖出器材

至銅門倉庫,則大廈五六所,滿儲器材,縱橫陳列,楹棟充樑,屋外四周,亦復東堆西置,隔岸遙望發電所廠房,僅頂部水泥骨架,孤立在河心。據云除已拆除在庫者外,下面寶具尚多,頗望能早日有發掘計畫,勿待日後考古家代勞也。

更尚不及一公里,為清水第二。此處廠房之命運,似較銅門稍佳,因河上露出之部分,較銅門為高。發電機室之水泥地面,上可望見一半。廠房上側,有高在二公尺以上之圓石,隨流盪下,撞于鋼骨水泥上,斷面一尺餘之廠房角柱為之中烈,力量之猛不亞於炸彈。導水鐵管之下,河水滾滾,居然主流,變遷之大,非親見不易想像。廻首左視,則河流上游,兩山對峙,勢若雄關。蓋激流至此,如怒馬奔放,難怪其左右逢源,肆施毒手也。

更轉則有丘如山,堆立河旁,見有坑道,循之而入,則巨型高壓礙子,突顯目前,俯視地面,赫然鐵板。經詢始知地下所藏,皆為本所屋外變壓設備,目前所以隱而不見,並非日人之防空設計,而係山崩地圯全部被淹,其悲慘壯烈,與銅門、清水第二,兩所廠房,相列成三,但念此中當有不少有用器材,吾人僅能臨墟憑弔,不剩感嘆。

2.5 道路沖毀狼狽爬清水第二壓力鋼管引水隧道路

歛神自振,舉首昂望,清水第一,在天一方。楊君金欉偕來壯漢數人,登山用具數事,知艱苦路程,即在目前。乃踏石緩步,拾級而上,手腳並用,先後成行,及抵減壓水池,已在百數十公尺以上矣。汗出如雨,解衣乘涼。同來之壯夫則相率入洞。俄而,燈火螢螢,車聲隆隆,前呼後諾,水流汨汨。蓋一行同人,正逆水行車,循導水隧道,向第一發電所出發也。洞長不及三公里,行不足一小時,但斯時斯景,不知所謂地府風味,尚可比擬否?

清水第一,為本公司各發電所之水頭最高者,計四百零三公尺。廠房與減壓水池之交通,裝有斜車。廠內有機三部,均係橫軸衝動式水車,運轉情形至為良好。屋內外設備,佈置均甚整齊。在歷閱銅門,及第二慘況以後,觀感為之一新。

息對外交通,原有道路,大部已成河床。幸而第二不能發電,尚有隧道可以利用。廠內專有健步善走之高山同胞數人,輪流外出,採備食糧。但一遇大雨,銅門橋之吊板不能通行,則斷炊之危機隨至。服務此地同仁,均能固守崗位,其堅苦卓絕精神,頗有足多。

午飯時,大雨又作,至減壓水池之行,不得不臨時作罷,餐後,孫處長招集全體員工,慰勉有加。遂取道原路,反趨花蓮。上山一段,路滑雨急,幸得壯漢扶持,得免顛踣,及至停車場所,以狼狽不堪矣。

晚間孫呂二處長招集區處同仁,舉行座談。就東區發電問題,作一檢討。列席各位,均辭意誠懇,對公司事業愛護心情,彌覺可珍,至午夜方散。

2.6 視察初音、砂婆礑電廠,巧尋初音取水口

次日視察初音及沙巴多(砂婆礑)兩地。初音之水亦係取自木瓜溪。發電所卡普蘭式水車一部,為本公司轄下唯一此種裝置。發電機容量二千KW。惜自河床高漲後,取水口完全杜塞。孫處長就目前情形略加推敲,斷定可以另行覓地取水。于斯全體動員沿河所原有水道,藉作線索。奈深草沒頂,渺不可見。乃披荊斬棘,往復再三,始發現開渠一段,因流水改道,已陷入河中,殘存之一半,斷口處距河面甚低,使水稍行提高,即可成入口。目的既達,可得生力軍不少。

沙巴多分第一,第二兩廠。第一廠亦因取水問題,現已廢置。改善則容量有限 (200KW) ,投資不償所失。第二廠容量倍之,涸水可得四分之一。因地位佔優勢(距市區七公里)隱然為花蓮市之燈火保障。

沙巴多返來,小事休息,飯後再就區屬倉庫多處,作一調查兼及變電所及碼頭設備,本公司所有之七十五噸起重吊塔,屹立港內海岸上,為花蓮碼頭生色不小。歸途呂處長喜形於面,大約材料方面,頗有所獲。

晚間承鐵路修理廠張廠長招宴于其私邸,來賓皆花蓮知名之士。形形色色,見識不少。夜,冒雨歸寓。

三、東行追記(二)「台東之行」部分

3.1往台東快車上,眼見溪口電廠被炸慘狀

連日陰雨,各地水漲。東部交通之殘破局面,正與發電情形互為伯仲。晨起一詢,知南去鐵路尚通。急忙赴站,購票登車。承區處同仁雨中送行,臨別揮手,頓覺依依。而鈕主任與其可愛家庭暫時告別,結伴同行,由屬可感。東部快車,為油車一節,巧小玲瓏,頗見輕盈。惟以行次不多,稍現擁擠。離市片刻,經木瓜溪。鐵路橋下,波濤洶湧。油車徐步,覺橋身搖搖,其勢欲墮。剎時渡過,如脫難關。行經溪口,發電所適在路旁。此處曾經美機轟炸,燃燒淨盡。車窗透雨而望,見水車鐵壳,伏臥機房,為東部設備之損壞,另呈一種景色。

3.2廣大花東縱谷有待水利整治

行行赴行行,鐵路時則傍山而過,時則越川而行。有數處河床,廣闊無邊,深覺水利不治,東部一切不易著手,此無羈野馬,隨時可以使任何建設,毀壞無蹤,非獨發電方面為然也。車進台東,山勢愈奇,路軌灣轉,盡力曲從。自然肆威於險,人力逞巧於工,驚嘆未絕,忽而豁然開朗,台東平原,展於眼前。

台東市為台東縣治所在,全境原祇六七萬人,現聞在十萬以上。有名之火燒島與台東隔海相望。東部土地,多含沙石,但台東平原,以面積大,而人口稀,故生產尚有餘力,可以接濟花蓮區等山地。工廠絕少,除糖廠一所外,無其他可稱。完全一農業社會。

台東港口,因水淺而潮汐落差大,以不能與迤北四十餘公里之新港相抗衡。不過地處東西兩部連絡要衝,仍不失其領導性。

3.3台東獨立系統用電最高200KW多,平時靠大南、太巴六九水力獨撐

全區用電,據鈕主任云,最高不過兩百餘。本公司最大之柴油機即在此處。計有110KW及60KW柴油發電機各一部,均係日製。平時供電,靠兩處水力,一稱太巴六九,一為大南。太巴六九之水源既短,且無儲水池,故天雨水大,用之不進,稍晴,則半數(100KW)尚不足,冬季涸水,僅可得十分之一(20KW)。

大南現有250KW臥式發電機一組。水車過老,效率已低。前曾擬有新機兩套,因戰爭破壞,僅有少部分機件到達,其他盡行喪失。現新廠房完好,而內部裝置無幾。取水口及排水道均因河床漲高及流石破壞,需大加整理。公司為維持供電,曾迭次投資,吾人來時,猶見土木工事,正在進行。

抵台東之翌晚,承地方人士,設宴招待,席間所談,不外希望。孫處長起立答辭,詳述公司對台東供電之努力。有一製冰之某君,就其本身困難,操尚待熟練之國語,侃侃陳辭。本省人士,對事之認真與努力,使吾人又得一番認識。

此間卑南溪之鐵線橋,亦為有名工程之一,惜以時間所現,未能一視。

 

備註:標題及斜體字為作者加註

參考資料:

東行追記(二) 李式中 台電勵進月刊第8期 民國36年9月

民國38年夏季 台灣電力公司職員錄 館藏民國台灣檔案匯編 第291冊中國第二史料檔案館

傅慶騰回憶錄-世紀回抹 成功大學網站

漫談台灣電業的前世今生(四)

廣告

About gordoncheng

我在含飴弄孫閒暇之餘,經常瀏覽到新聞、雜誌及媒體有關電業的報導,原來只PO在我的臉書上,跟老朋友分享!最近在我的部落格「Gordoncheng’s Blog』發現對電業有興趣同好還滿多的,但因本人孫女還小空閒時間不多,無法一一翻譯消化另寫文章,只好另闢專門PO電業新聞報導原文連結之「Gordoncheng’s 2nd Blog』,跟更多朋友分享!
本篇發表於 生活點滴與回憶,電業歷史, 電力調度運轉。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4 Responses to 轉載台電勵進月刊70年前孫運璿處長視察花東的「東行追記(二)」

  1. HerveHsieh 說道:

    太棒了!

  2. 引用通告: 轉載台電勵進月刊70年前孫運璿處長視察花東的「東行追記(二)」 | GordonCheng's 3rd Blog

  3. 引用通告: 轉載台電勵進月刊70年前孫運璿處長視察花東的「東行追記(二)」 | GordonCheng's Blog續篇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