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談台灣電業的前世今生(六)-【今生篇(4)-台電公司七十年來之電網發展】

漫談台灣電業的前世今生(六)

【今生篇(4)-台電公司七十年來之電網發展】

 

目錄:

  • 第十一章台灣電力公司成立後之電網發展
  • 11.1 日治時期台灣西部電力系統之形成回顧
  • 11.1.1最早的台灣北(1905年)、中(1911年)、南(1909年)區域獨立電力系統
  • 11.1.2 最早的台灣西部互聯(33KV)電力系統(1931年2月)
  • 11.1.3 西部154KV電力系統(1934年7月)
  • 11.2 日本投降後台電公司成立前的電力系統變遷(1945/8/15~1946/4/30)
  • 11.2.1 緊急搶修炸毀電廠南北幹線分裂成154、110、33KV系統(1945年9月)
  • 11.2.2 接收後應急搶修南北幹線改成140、110、33KV系統(1945年12月)
  • 11.3 台灣電力公司成立後的電力系統沿革(1946/5/1~2016)
  • 11.3.1 台電公司成立將南北幹線系統一統為140KV(1946年10月)
  • 11.3.2 台灣東(66KV)西部(140KV)電力系統並聯(1951年11月)
  • 11.3.2.1東西線之興建沿革
  • 11.3.2.2台電剛慶祝興建一甲子、驚聞拆除東西線
  • 11.3.3 台電成立10周年-140KV電力系統提升回復154KV(1956年4月) 系統中心由大觀移至鉅工
  • 11.3.4 台電公司成立20周年之台灣電力系統(1965年)
  • 11.3.5 台電公司成立30周年之電力系統(1975年)-第1路345KV線完成(1974年)
  • 11.3.5.1 超高壓輸電線之規劃(1966年)
  • 11.3.5.2一次系統電壓154KV提升為161KV運轉(1970年)
  • 11.3.5.3 第一路345KV超高壓輸電線完工(1974年)
  • 11.3.5.4 民國55-65年間興建之超高壓及一次輸電線與變電所
  • 11.3.6 台電成立40周年之電力系統-第2路345KV線完成(1985年)
  • 11.3.6.1 因應系統負載快速成長與能源危機,引進大容量核能與火力機組
  • 11.3.6.2 配合新建之北部大容量核火機組,興建北部超高壓環路系統(1979年)
  • 11.3.6.3 為了南部大容量核火機組,興建南北第二路345KV輸電線(1985年)
  • 11.3.6.4 台電第一座兼具P/S與S/S的一次配電變電所D/S(1978年)
  • 11.3.6.5 第二次能源危機系統備用容量過多、五年無新機組、種下七年連續限電及開放IPP惡果(1985年)
  • 11.3.6.6 核三火災影響台電命運且深又遠(1985年)
  • 11.3.7 台電成立50周年之電力系統(1995年)
  • 11.3.7.1 外行領導下的台電超高備用容量55.3%五年內只剩4.7%連續7年限電
  • 11.3.7.2 連年限電政府開放民營電廠(IPP)設立瓜分台電大絣
  • 11.3.7.3 北部建廠受阻南電北送系統運轉問題多多
  • A.回顧台電系統過去50年來北電南送、南電北送的循環
  • B.南電北送惡化導致線路超載與電壓低下問題
  • C.台電系統破天荒發生低頻振盪
  • 11.3.8 台電成立60周年之電力系統(2006年)-第3路345KV線完工(2002年)
  • 11.3.8.1 興建第3路345KV超高壓輸電線
  • 11.3.8.2 興建345KV超高壓新東西輸電線(1998年)
  • 11.3.8.3 IPP345KV與161KV電源線(1998年)
  • 11.3.8.4 民國86-95年間興建之輸電線與變電所
  • 11.3.9 台電成立70周年之電力系統(2016年)
  • 11.3.9.1 歷經30年台電北部系統發電裝置容量第三度超過尖峰負載
  • 11.3.9.2十多年努力大台北僅完成仙渡E/S及頂湖-仙渡345KV線
  • 11.3.9.3重金投資完成台電系統最長345KV地下電纜線改善大高雄地區供電
  • 11.3.9.4系統故障電流破表,345KV系統從北到南剖開分離宛如兩個電力系統
  • 11.3.9.5 民國96-105年間興建之輸電線與變電所
  • 11.3.9.6 調度運用分析觀點統計台電系統超高壓及一次變電所數目
  • 11.4 七十年來台電系統歷年各類變電所主變容量之成長
  • 11.4.1台電系統第一座S/S、P/S、D/S、E/S變電所
  • 11.4.2歷年各類變電所之統計
  • 11.4.3歷年配變電器數量及容量之統計
  • 11.5 七十年來台電系統歷年各類輸電線路之消長
  • 11.5.1台電系統第一條11、33、66、154、345KV輸電線路
  • 11.5.2歷年各類輸電線路之消長及配電線路之統計
  • 11.5.3台電系統第一條11、69、154、345KV地下電纜線路
  • 11.5.4 近17年來台電系統69、154、345KV線路之地下化統計
  • 參考資料:

 

 

 

 

 

 

 

 

 

第十一章台灣電力公司成立後之電網發展

11.1 日治時期台灣西部電力系統之形成回顧

11.1.1最早的台灣北(1905年)、中(1911年)、南(1909年)區域獨立電力系統

台灣西部自從1905年台灣第一座龜山水力發電所竣工發電後,開始在北、中、南各地陸續建立獨立的11、33KV小電力系統,至1911年中部后里發電所完成後之電力系統供電示意圖如下:

1911年台灣配電圖3-竹仔門33KV線路圖110 1911(明治44、民前1)年台灣北中南區域獨立電力系統示意圖(資料來源:台灣總督府土木局-台灣電氣事業概況-大正十年)

11.1.2 最早的台灣西部互聯(33KV)電力系統(1931年2月)

1919年台灣電力株式會社成立後,開始積極進行日月潭水力發電工程,包括南、北部輸電線工程。1922年就購妥所需鐵塔與導線,1925年興建門牌潭(日月潭第一、目前的大觀一廠)發電所至台中間的鐵塔線路,以便將原來供應日月潭水力發電工程(當時停工中)施工用電之北山坑發電所電力改供台中地區用電。1929年豐原至台北間輸電線大部分建好,1931年完成門牌潭-太平-豐原、集集-竹山輸電線後,並興建竹山-濁水臨時木桿線,透過收購之嘉南大圳濁水-烏山頭33KV輸電線,將台灣西部以33KV電壓互聯南北系統(台北-松樹腳-豐原-台中-集集-濁水-烏山頭-山上-新市-台南-高雄)。成為台灣比日月潭發電工程早三年完成之最早西部33KV互聯電力系統。

1931年台灣電力北中南部聯絡送電線圖圖111 1931(昭和6、民國20)年台灣西部最早的北、中、南部之33KV連絡送電線路圖(資料來源:井土京二-北中南部連絡送電線路-台灣遞信協會雜誌-第112期-1931年5月17日)

11.1.3 西部154KV電力系統(1934年7月)

82年前民國23(1934)年日月潭水力發電工程完工後,新建的154KV南北一次輸電線與四所一次變電所(台北、霧峰、嘉義、高雄)和兩所一次開閉所(新竹、山上)、以及二次輸電線(11、33、66KV)與二次變電所,將台灣西部與東部宜蘭原來各自為政、互不相聯的小範圍之系統連接起來,成為以日月潭發電所為電源中心的最完整之西台灣電力系統,將日月潭電力送到台灣南北各角落,共享低廉的電力。

1934台電單線圖-全圖112 1934(昭和9、民國23)年日月潭水力發電工程完工時之台灣電力系統154KV連接圖(資料來源:松尾秀雄-日月潭一次送電系統に於ける消弧線輪け就て-台灣電氣協會會報第7期-1935年4月)

當時154KV一次系統係在日月潭第一發電所發電機主變壓器(11KV側Δ-Y)154KV側中性點母線裝設消弧線圈(PC: Peterson coil),其電抗元件分別北部線為481.1Ω(歐姆)、南部線563.3Ω、及共用接地電阻350歐姆(額定30秒)接地。

1934年日月潭154線換位圖圖113 1934(昭和9、民國23)年台灣電力系統北部、南部線154KV送電線鐵塔相位換位圖(資料來源:松尾秀雄-日月潭一次送電系統に於ける消弧線輪け就て-台灣電氣協會會報第7期-1935年4月)

另外,154KV南、北部線為單一鐵塔雙回線(山、海線),第一座鐵塔相位排列山線側上、中、下分別為A、B、C相,海線側則為C、B、A相。每隔12~30公里線段上中下相位ABC就換位(Transpose)一次,以避免線路ABC相阻抗及電容不平衡,產生不平衡電流。

1934年台灣電力送電系統略圖-昭和09年-1934年電氣事業要覽-標題圖114  1934(昭和9、民國23)年日月潭水力發電工程竣工後之台灣電力送電系統略圖(資料來源:國立台圖 臺灣電氣協會會報第六號 1934-11-26)

之後,1939年增建八堵一次變電所(P/S)及台北-八堵154KV輸電線,1940年將新竹開閉所改為變電所,1944年為供應新安順碱業二廠用電,將山上開閉所改為變電所(30MVA),1945年日本戰敗,碱廠被美軍炸毀,山上P/S停止運轉,1946年山上P/S開關及變壓器設備拆至鉅工發電所供復舊之用,1952年山上P/S又恢復供電,1961年台南P/S成立,山上P/S再度關閉,1978年9月又三度恢復運轉。 

11.2 日本投降後台電公司成立前的電力系統變遷(1945/8/15~1946/4/30) 

11.2.1 緊急搶修炸毀電廠南北幹線分裂成154、110、33KV系統(1945年9月)

民國34(1945)年3月13及23日盟軍飛機有計畫性猛烈轟炸日月潭第一(大觀)、第二(鉅工)發電所之開關場,將屋外發電機主變壓器、開關設備、母線鐵構、一次系統接地用消弧線圈與接地電阻等悉數炸毀,雖幸發電設備安好,但南北154KV幹線中斷,日月潭兩電廠14.5萬瓩及萬大電廠1.5萬瓩電力無法輸出。

後經日人搶修,從萬大(霧社)發電所移設原預定給霧社大壩完成後機組使用之一台三相110/11KV 20MVA主變壓器至日月潭第一發電所,恢復一部機2萬瓩發電,升壓至110KV,利用臨時線引接北部幹線至霧峰一次變電所,南部線則送至山上,高雄一次變電所則借用原山上-高雄154KV輸電線改接由山上P/S主變降壓之33KV送電;民國34年9月中旬搶修完成,台電系統一分為154、110、33KV系統送電。

民國34年10月接收時台電系統圖--標註電壓-說明圖115 民國34(1945)年10月接收時之154-110-33KV台灣電力系統圖(資料來源:台電卅年,台灣電力復興史,台電公司 台電電力發展史-台灣電業百周年紀念特刊-1988/12

11.2.2 接收後應急搶修南北幹線改成140、110、33KV系統(1945年12月)

民國34(1945)年10月25日國民政府接收台灣後,在台灣電力監理委員會監理下的台灣電力株式會社繼續積極日月潭第一發電所恢復發電工作,移設與日月潭第一發電所被炸毀外型相同的高雄一次變電所6台單相、7MVA、140/11KVΔ-Δ接線方式主變壓器,為了應急讓該所另兩部發電機回復供電,犧牲送電端發電機中性點接地系統等保護(系統只有避雷器保護,接地電驛無法動作),因為高變主變為受電端最高分接頭為140KV,而將154KV系統降壓至140KV運轉,且在霧峰變電所由兩組15MVA、接頭分別為140/33KV及110/33KV組成之聯絡變壓器,將140KV與110KV兩系統互聯運轉。

民國34年12月140-110-33KV台電系統圖-加註電壓圖115-1 民國34(1945)年12月監理期間日月潭第一(大觀)發電所應急搶修兩台發電機組發電後之140-110-33KV台灣電力系統圖(資料來源:台電卅年,台灣電力復興史,台電公司 台電電力發展史-台灣電業百周年紀念特刊-1988/12) 

11.3 台灣電力公司成立後的電力系統沿革(1946/5/1~2016)

11.3.1 台電公司成立將南北幹線系統一統為140KV(1946年10月)

台電公司成立後,由機電處負責後續修復工作,進行第一期修復工程,從圓山發電所移設相同型式的三台單相7MVA變壓器,供日月潭第一發電所第4台2萬瓩發電機恢復供電,並修復該所及第二(鉅工)發電所部分雙母線,修整補換鐵塔,恢復南北幹線一統為140KV系統供電,同時將最早從萬大移設之三相11/110KV 20MVA主變引接到萬大-鉅工110KV線上,匯集萬大發電,利用也是萬大移來鉅工之110/140KV 35MVA聯絡變壓器(原為日人興建154KV東西聯絡輸電線時,供萬大機組11/110KV主變,升壓154KV之用)升壓併入140KV系統。 

民國35年10月140-KV台電系統圖-116 民國35(1946)年10月140KV台灣電力系統圖(資料來源:台電公司 台電電力發展史-台灣電業百周年紀念特刊-1988/12) 

11.3.2 台灣東(66KV)西部(140KV)電力系統並聯(1951年11月)

11.3.2.1東西線之興建沿革

台灣電力系統接收前分東、西部兩系統,西部系統以修復之日月潭發電系統為主體,以140KV系統經7所一次變電所供給西部用電;東部系統則以66KV輸電線聯繫各發電所供應東部及花蓮一帶用電。

東部系統在日治時期民國33年花蓮鋁廠尚未炸毀而銅門、立霧未淹沒前,最高負載曾達3.18萬瓩,而計畫之各發電所完成後,尚有大量剩餘電力可補西部電力之不足。於是,民國33年就開始興建154KV東西聯絡輸電線,預定兩年內完成,但迫於戰事吃緊人工材料兩缺,未能完成。

台電公司成立後各項修復工程順利完成,於民國38年政府遷台後第二年發電量就打破日治時代的最高紀錄,用電激增不已,不得不努力擴充電源。民國39年在經濟極度困難下完成烏來發電所之後,於同年11月獲得美援,開始進行東部立霧發電所之修復及東西聯絡輸電線之興建。

東西聯絡輸電線東起銅門,西達霧社之萬大發電所,原擬全部使用鐵塔,並改架設為66KV輸電線,線路長達44公里,但因鐵塔器材交貨過晚,第一回線除銅門到龍澗移用原有設備建立鐵塔7座外,其餘都改用木桿線,共長39公里,導線為100平方釐米銅絞線,於民國40年11月完成(圖117)。

第二回線為鐵塔線,導線採用100平方釐米銅絞線(18公里)及鋼心鋁線(26公里),於民國42年9月完工。此外,並加設立霧-花蓮66KV、及萬大-鉅工66KV(與原萬大至鉅工發電所110KV一回線共鐵塔)線,讓東西聯絡系統更形可靠。(詳如圖118)

萬大-銅門東西線與國家步道A圖117 民國40(1951)年11月及民國42年9月完成之台灣東西聯絡66KV輸電線第一路及1953年完成之第二路線圖及目前能高國家越嶺步道簡圖(資料來源:台電公司 供電路簡報-民國96年4月30日)

民國40年台灣電力系統圖-加框-銅門-萬大-鉅工66KV說明圖118 民國40(1951)年萬大-銅門66KV東西線第一路完工時之台灣電力系統圖(資料來源:台電工程月刊 台電十年紀念特刊-1946) 

11.3.2.2台電剛慶祝興建一甲子、驚聞拆除東西線

萬大-銅門69KV舊東西線第一路完工至今已經過了65個年頭,我在台電月刊604期的封面故事,看到民國102年3月29日台電黃董事長轟轟烈烈主持了舊東西線竣工60周年紀念活動,台電公司發布了「不簡單的一甲子 舊東西線情牽台灣光明60年」新聞稿內容摘要如下:

『……黃董事長表示:「咫尺千山路,一步六十年,前人創業維艱,六十年前孫運璿、蔡瑞堂、楊金欉胼手胝足,興建這條線路………」。

60年前為紀念這一劃時代工程竣工,先總統蔣公曾賜題「利溥民生」「光被八表」八字,台電特立紀念碑於中央山脈能高山鞍部,石碑東面刻著「光被八表」,象徵電力光明照耀四面八方,「利溥民生」則表示舊東西線對台灣經濟貢獻甚鉅。

在此大會活動中,特別仿照輸電鐵塔及紀念碑製作同款模型頒贈給60年來一直共同維護這條線路的台中、及花東供電區營運處,並在太鼓聲中為紀念碑揭幕,6位高山保線員分別從東、西兩邊會師,並從台電董事長手中,接下代表民國40年第一條舊東西線完工啟用典禮傳遞之光明火炬,象徵保線使命的永續傳承。……』

但四月中我向老同事查萬大電廠資料時,老同事說舊東西線除了東部電廠段保留外,其餘已經被廢除了。我聽了簡直晴天霹靂,我記得10幾年前維護單位就以維護費太高要拆掉舊東西,當時我以系統運轉安全需要擋下來。沒想到如今,居然調度處檔不住,剛剛看了上述60周年紀念報導,是不是格外的諷刺,老東家的決策是如何下的?

不管別的,就前述報導國民政府在台電留下最重要第一條把東西台灣聯繫的輸電線紀念史蹟就此抹滅? 這條東西線與步道留下多少人的記憶?台電黃董事長近年對人文歷史活動的推動,讓老台電人敬佩!這條有老蔣總統、陳誠副總統、台電孫老總、蔡瑞堂、楊金欉的事蹟的線路不值得保存?

此外,新345KV東西線要永保不走山無事故?否則花蓮用電要從屏東的大鵬E/S經楓港-台東-花蓮約300多公里長距離送電,能送多少電?電壓穩定度及暫態動態穩定度有沒有問題?

我的印象中,在台東蓋了許多161KVD/S(蚊子?)後,連帶興建了許多161KV地下電纜,台東地區原係經鳳林E/S及大鵬E/S-楓港-台東互聯供電,有一次颱風來襲台東與楓港間兩回線跳脫,台東由約100公里遠的鳳林E/S供電成為末端,電壓突升至172KV以上,超過系統最高電壓169KV限度,危及系統安全,調度員緊急停掉好幾回線,趕快將跳脫線路試送電並聯,才將電壓降下。事後,趕快建議裝設電抗器,解決此電壓過高的法蘭第效應。

因此,我還是呼籲老東家要深思,至少不要拆除,因為現在台電路權難覓,若有一天緊急需要還可以復建,要看系統運轉及全公司利益,不要因維護單位維護成本或事故統計單方面理由,就廢掉一甲子多具有歷史價值的活古蹟線路?

11.3.3 台電成立10周年-140KV電力系統提升回復154KV(1956年4月)系統中心由大觀移至鉅工

台電公司繼續進行第二期及徹底修復日月潭水力發電所,於民國38年10月25日大觀5部機與鉅工2部機及開關場全部修復,同時對北部、松山、高雄火力加以整修,清水第一、溪口水力發電所修復、圓山攔河壩及武界壩修建、大南發電所重建等。

此外,到了民國45年系統裝置容量為520.4MW較接收時成長89%,最高負載為385.5MW、平均負載385MW,分別較接收時成長10、3倍。為了應付系統負載激增,不得不去努力擴充電源,諸如烏來(1940)、立霧(1951)、天輪(1952)、銅門(1955)、新北火(1955)、南火(1955)之完成。另外完成大觀發電所尖峰電力增加工程更新五部發電機組線圈,每部機出力提高至22MW(1955)。

輸變電工程方面,除了完成東西聯絡線第一(1951)、第二(1953)回線外,並新建天輪-霧峰(1952)、興建新竹新一次變電所(1952),添架萬大-鉅工66KV一回線(1953),復建開關設備被拆去修復鉅工發電所之山上一次變電所(1952)。新建二次變電所有前鎮、左營等所。

民國44年4月大觀發電所五部機完成更換美製線圈後,出力提升為110MW。為了改善輸電系統之保護功能,改變日月潭系之輸電連接方式,將原來大觀發電所直接連接、鉅工發電所T接到南、北部線方式,改大觀發電所出力經雙回線直接送至鉅工發電所,再改由鉅工發電所連接南北幹線送電,系統中心也從大觀電廠移到鉅工電廠。從此,鉅工承受萬大、東西線、大觀、鉅工本身所發電力,分送南北部幹線,成為台灣電力系統之中心。

同時在大觀發電所安裝五台161/154/140V自耦變壓器,提升電壓為154KV,於是民國45(1956)年4月全系統一次電壓由140KV恢復至154KV,不僅可增加輸電能力,並可減少線路損失。

另外,大觀裝設自耦變壓器後,將154KV系統改為直接接地方式,取代台北一次變電所為結束大觀PC炸毀後系統無接地方式長達兩年的冒險運轉,於民國36(1947)年所裝設168歐姆接地之高電阻接地方式,增加接地保護電驛動作之靈敏性。

此外,東部發電量逐漸增加,鉅工-萬大間系統屢不正常,為準備霧社大壩完工後之電力輸出,並改善東西部系統電力之融通起見,在萬大發電所加裝兩台三相154/69/11KV 40MVA主變壓器,提升電壓至154KV,同時將萬大-鉅工110KV線及66KV線改壓154KV,電力直接送至鉅工發電所與南北主幹線連接,配合一次輸電系統全面改壓154KV。

民國45年台灣電力系統圖-加框圖118-1 民國45(1956)年一次系統全面回復154KV之台灣電力系統圖,系統中心由大觀移至鉅工(資料來源:台電十年、台電工程月刊 台電十年紀念特刊-1946)

 

11.3.4 台電公司成立20周年之台灣電力系統(1965年)

民國45(1956)年台電成立10周年時,南北154KV輸電幹線,北自八堵經台北、新竹、霧峰、鉅工、嘉義、山上至高雄等一次變電所(P/S),為一路兩回線鐵塔線,所使用導線係150mm2硬銅絞線(H.D.C),其中八堵-台北、台北-鉅工、鉅工-高雄段分別在民國28(1939)年、18(1929)年、22(1933)年完工。每回線輸電容量只有14萬瓩。

民國40年台灣開始獲得美國經濟援助,政府為發展經濟,自民國42年起實施一連串四年經濟建設計劃,民國54年美援停止。台電在成立的第2個10年期間配合經建計畫陸續完成深澳火力(G1、G2)、南火(G2、G3)、通霄GT、大甲溪之谷關(G1、G2)、霧社、龍澗、石門等電廠。系統總裝置容量於民國52(1963)年破100萬瓩(1000MW)大關、1965年達118.62萬瓩,尖峰負載106.62萬瓩也破百萬瓩,較1945年成長約9倍。

因此,前述既有單一輸電幹線無法達成北中南各地區電力融通需要。民國48年起興建南北154KV第二路輸電線,由民國43年4月成立之輸配電工程處(線路工程處與配電工程處合併)陸續開始新建鉅工-嘉義(ACSR 636D)、嘉義-山上(ACSR 477D)兩條線及擴建台北-八堵線(ACSR 477D)。以及連接電廠之天輪-霧峰、天輪-谷關、谷關-青山、八堵-北火等154KV電源線。其中鉅工-嘉義線為台電第一條複導體(ACSR鋼心鋁絞線636MCM Dual)線路,輸電容量高達43萬瓩,約三倍於舊線路容量。

此外,台電自民國34年至44年間,並無新建的一次變電所,只有接收時之八堵、台北、新竹、霧峰、嘉義、山上及高雄等7所,其中山上P/S於51年間撤消。45年以後陸續新建了新營、翁子、松樹、蘆洲、苗栗、台南(替代山上)等,到民國54年,我進台電時P/S由原來的7所增至12所。同時相關154KV引接線也配合P/S一並新建。到台電成立20周年為止,相關一次輸電線路與變電所之興建日期、導體等資料如下表,有關電廠、變電所及線路地理位置如圖119所示:

民國54年-系統圖-台電20年-修正-發變電所名圖119 民國54(1965)年台灣電力系統圖(資料來源:台電廿年)

民國54年止台電一次輸電線路年表表34 至民國54(1965)年為止,台電154KV一次輸電線路完工年表及相關資料(資料來源:台電公司:台灣電力發展史-台灣電業百周年紀念特刊)

一次變電所竣工年表-55年止表35 至民國55(1966)年為止,台電一次變電所竣工年表(資料來源:台電公司:台灣電力發展史-台灣電業百周年紀念特刊、民國55年統計年報)

11.3.5 台電公司成立30周年之電力系統(1975年)-第1路345KV線完成(1974年)

11.3.5.1 超高壓輸電線之規劃(1966年)

民國55年台電公司成立20年到65年30周年期間,台灣全省工業突飛猛進,人民生活水準節節升高。中間民國63年發生第一次全球能源危機用電稍趨緩外,其他年度無論尖峰或平均負載成長大都是10幾%2位數,民國65年台電系統裝置容量達5883.64MW(年增加率11%)、尖峰負載為4301.7MW(年增加率14.2%),分別較民國34年成長21.4倍及36.14倍。台電不得不加緊開發電源,但因電廠廠址難覓,輸電路權問題逐漸浮出,致使電廠裝置容量逐漸增大,例如當時台電最大的大林電廠(G1~G5、GT1~4)2134.8MW,佔當時系統裝置容量的36%,而且為基載機組。迫使台電系統電力由最早的日月潭水力發電為中心的中電南北送,到民國55年深澳電廠(G1~G3)400MW燃煤基載完成後轉為北電南送,到民國65年大林五部機竣工又轉為南電北送。原為南北部154KV一次輸電幹線已有不足應付之態,台電系統之輸電能力必須大幅提高始足支應。

於是在民國55年11月奉准成立超高壓輸電系統規劃工作小組,辦理有關規畫事宜。經過四次討論獲得初步結論,宜採用345KV超高壓輸電系統,初期在北中南三區分別設置板橋、天輪、高港三所超高壓變電所(E/S),採用雙回線鐵塔,兩回線差級絕緣。民國56年奉准將超高壓及相關輸電計畫併入大甲溪水力發電計畫向世界銀行申請貸款。次年2月世銀派評估團來台評估討論,三月審查通過,台電第一條超高壓輸電計畫宣告確定。

11.3.5.2一次系統電壓154KV提升為161KV運轉(1970年)

此外,為解決各地區負載日增,一、二次系統輸電線容量日感不足之壓迫,除了前述規劃超高壓輸電系統外,當時手頭可做的是,自民國59年起將一次系統電壓由154KV提升為161KV,二次系統33KV提升為69KV,配電系統3.45KV改為11KV,同時可以降低當時線路損失估計約2千萬度,增加無效電力約2.5萬乏,並解決部分地區電壓偏低現象。

一次系統發電廠主變壓器分接頭值於民國59年6月以前改用161KV,並於6月1日起全面逐漸提升電壓至161KV運轉,各變電所主變壓器分接頭值亦配合更改,另有關線路需要更換耐霧碍子或增加所內碍子為12只之工作,也全部完成。

11.3.5.3 第一路345KV超高壓輸電線完工(1974年)

世界銀行貸款第一路345KV超高壓輸電線的條件,除須聘請顧問公司外,還要連工帶料發包,並開國際標,台電只負責審查設計,監造、試驗等工作。民國59年3月台電正式聘請美國康瑪斯公司為工程顧問公司,開始設計、器材採購及招標規範審編工作。工程招標分資格標與價格標兩次審標,同年8月參加資格標有歐美日印等九國16家廠商,審查合格有美英日德四國10家廠商參予價格標,民國60年6月最後以美國飛茂國際公司得標承建,並於61年3月完成訂約。

這條長約330公里兩回線鐵塔(其中天輪-集集段40公里台電先自行興建妥,161KV運轉中),導線為954MCM鋼心鋁絞線複導體(345KV正常額定1000安培,約1195MW),架空地線為7/#8鋁包鋼絞線兩條,每相各導線以彈簧式間隔器維持457公厘之間隔。全線根據系統需要輕重緩急,共分四個工區施工:第一及第四工區各為集集-嘉義段的50及天輪-集集段之40公里,同時在民國61年6月開工,分別於62年的6月、及2月完工;第二工區的嘉義-高港段120公里,在62年4月開工,63年10月竣工;第三工區的板橋-天輪段也是120公里,在62年2月開工,63年3月完工。當時霧峰-鉅工-嘉義段一次系統經常過載,第一及第四工區完工後,立即在7月以161KV先行運轉,當作谷關-嘉義線紓解線路瓶頸問題。同樣,天輪-板橋線也在63年5月先以161KV運轉,降低系統損失。

第一路超高壓線正式以345KV加入系統運轉時間,是我剛由電驛課標置股長平調計畫課電網股長那年。所以記憶特別深刻,北段板橋-天輪120公里係選在9月28日教師節放假日加入。我們電網股事先模擬計算利用石門電廠一部機(50MVA PF0.9)經松樹P/S-板橋E/S遞升加壓超一路北段,天輪E/S末端會不會因法蘭蒂效應電壓過高情形,石門機組會不會進相(Leading)超過Capability curve極限,要投入幾台電抗器,會不會發生系統震盪等問題。然後由調度課擬定加壓操作程序書,交由中央調度台調度員指令操作。遞升加壓試驗滿順利的,實際發電機進相與系統電壓資料跟模擬計算值滿相符的。

至於,超一路天輪-高港210公里南段則在同年光復節10月25日假日,由青山電廠一部機(100MVA PF0.9)加壓,也順利完成試驗加入系統。

11.3.5.4 民國55-65年間興建之超高壓及一次輸電線與變電所

台電自民國55年至65年十年間,除了興建板橋-天輪-高港第一路超高壓輸電線外,民國65年又開始興建北部協和、核二大型電廠連接345KV線(表36),另外興建了33條161KV輸電線;變電所除了板橋、天輪、高港三所E/S(表37)外,陸續新建了南港等12所一次變電所;相關一次輸電線路與變電所之興建日期、導體等資料如下表38、表39,有關電廠、變電所及線路地理位置如圖120所示:

民國63-65年台電345KV輸電線路年表表36民國63-65(1974-1986)年以前的台電超高壓輸電線路竣工年表(資料來源:台電公司:台灣電力發展史-台灣電業百周年紀念特刊)

超高壓變電所竣工年表63-65年表37民國63-65(1974-1976)年台電超高壓變電所(E/S)竣工年表(資料來源:台電公司:台灣電力發展史-台灣電業百周年紀念特刊)

民國55-65年止台電一次輸電線路年表表38 民國55-65(1966-1976)年台電161KV一次輸電線路完工年表及相關資料(資料來源:台電公司:台灣電力發展史-台灣電業百周年紀念特刊)

一次變電所竣工年表-56-65年止表39民國56-65(1967-1976)年台電一次變電所(P/S)竣工年表(資料來源:台電公司:台灣電力發展史-台灣電業百周年紀念特刊) 

民國64年-系統圖-台電30年-電廠名-EHV名圖120 民國64(1975)年台灣電力系統圖(資料來源:台電卅年) 

11.3.6 台電成立40周年之電力系統-第2路345KV線完成(1985年)

台電自民國63年第一次能源危機後,經濟復甦,用電成長又恢復兩位數。民國70年台電系統裝置容量破1000萬瓩,到75年達1659萬瓩,較民國34年成長60倍,尖峰負載990萬瓩,也比民國34年增長83倍。

11.3.6.1 因應系統負載快速成長與能源危機,引進大容量核能與火力機組

台電為應付負載快速增加,引進大容量的火力機組(500MW)及核能機組(636MW以上)。民國66年至台電成立40周年的1986年十年期間,北部的第一核能發電廠兩部636MW機組分別於民國67、68年完成、第二核能發電廠兩部985MW發電機也各於1981及1983年竣工,還有燃油的協和火力發電廠四部500MW也分別在1977(G1及G2)、1980、1985年加入系統;南部則有第三核能廠951MW兩部分別在1984、1985年完成,火力有興達燃煤機組兩部500MW及兩部550MW各在1982、1983及1985、1986商轉;中部還有通霄三部25萬瓩級的燃油複循環機組於民國72年竣工,大觀二廠四部250MW抽蓄水力機組遲遲於1985年商轉。這十年期間總裝置容量驟增1071萬瓩,平均每年有一百萬瓩發電機組加入系統。

11.3.6.2 配合新建之北部大容量核火機組,興建北部超高壓環路系統(1979年)

這段期間的台電系統,為了順利輸送北部核一、核二及協和等大電廠電力,特別興建各電廠與汐止、板橋、龍潭超高壓變電所間之北部345KV超高壓環路輸電系統(參考圖121),並於民國68年8月全部完工。此環路引進當時全球電業還很少用的輸電容量約210萬瓩(額定電流3660安培)的795MCM四導體(795Q MCM)。

11.3.6.3 為了南部大容量核火機組,興建南北第二路345KV輸電線(1985年)

另外,為了南部的核三及興達之興建,有鑒於民國63年完成的南北第一路超高壓輸電線容量將不足以輸送此龐大電力,乃於民國70年11月開始興建北起龍潭、經中寮超高壓開閉所、龍崎E/S,南迄第三核能電廠之南北第二路超高壓輸電線,並將第一路超高壓輸電線自高港延伸到核三廠,復興建龍崎E/S至興達電廠兩路超高壓電源線,又自中寮引接超高壓輸電線到大觀二廠、南投E/S及中港E/S,此南北二路超高壓輸電系列工程全部為795Q四導體,而輸電線耐風設計,鑒於民國66年7月賽洛瑪颱風侵襲高屏地區,超高壓鐵塔倒榻66座,大幅提高設計標準,由10分鐘平均風速改為2~5秒平均風速,最大風速再現周期由50年提高為200年,全線於民國74年4月全部完成(圖121)。

有關這段期間新增了22條345KV超高壓輸電線及六所超高壓變電所,其中中寮為345KV開閉所,沒裝設變壓器,在民國73年加入系統時共有五路10回線連接,為南北超高壓輸電系統之樞紐,但也埋下系統線路過度集中在一點的風險;另尚有北部的龍潭與南部的龍崎兩所E/S也是如此,所有南北經過的超高壓輸電線都被引接進這兩所超變,造成後來變電所全停導致區域大停電之風險;另外,中港E/S為首次引進GIS匯流排及國產500MVA超高壓主變壓器之E/S,詳細資料如下表所示:

超高壓變電所竣工年表66-75年表40 民國66-75(1977-1986)年台電超高壓變電所(E/S)竣工年表(資料來源:台電公司:台灣電力發展史-台灣電業百周年紀念特刊、台電工程月刊第453期 民國75年5月)

民國66-75年台電345KV輸電線路年表表41 民國66-75年台電超高壓輸電線路竣工年表(資料來源:台電公司:台灣電力發展史-台灣電業百周年紀念特刊、台電工程月刊第453期 民國75年5月)

11.3.6.4 台電第一座兼具P/S與S/S的一次配電變電所D/S(1978年)

本十年期間,一次變電所(P/S)增加了14所(表42),另外台電還引入直接將161KV不經二次69KV降為11或22KV配電電壓供電、兼具一次變電所與二次變電所(S/S)之一次配電變電所(D/S),第一座配電變電所為民國67年6月28日在高雄火力發電廠舊址新建的三民D/S,讓配電電壓提升,省了一級電壓,降低系統線路損失與投資,且都為屋內式變電所,用地少,安全又環保,開啟了D/S使用風潮,成為未來新建變電所主流(表43)。詳細資料如下表:

一次變電所竣工年表-66-75年表42 民國66-75(1977-1986)年台電一次變電所(P/S)竣工年表(資料來源:台電公司:台灣電力發展史-台灣電業百周年紀念特刊、台電工程月刊第453期 民國75年5月)

一次配電變電所D-S竣工年表-63-75年表43 民國66-75(1977-1986)年台電一次配電變電所(D/S)竣工年表(資料來源:台電公司:台灣電力發展史-台灣電業百周年紀念特刊、台電工程月刊第453期 民國75年5月)

民國74年-系統圖-台電40年-加框圖121 民國74(1985)年台灣電力系統圖(資料來源:台電四十年、台電工程月刊第453期 民國75年5月)

11.3.6.5 第二次能源危機系統備用容量過多、五年無新機組、種下七年連續限電及開放IPP惡果(1985年)

在這1986年前的十年期間,又因1979年伊朗革命發生第二次能源危機,嚴重影響全球經濟發展,能源進口的台灣經濟也大受影響。1981年台電系統用電負載首次發生負成長1.36%,但前述為應付兩位數用電成長所興建的大量機組陸續完工,噵致1985年系統備用容量率高達55.3%,倍受外界指摘,當時剛上任的趙耀東經濟部長,也指呆機過多,一口氣把當時進行的核四工程檔下,還有興達、台中火力等延後,以致1985年後五年內都沒新機組,種下台電1990年起連續七年限電的惡果。

11.3.6.6 核三火災影響台電命運且深又遠(1985年)

除此之外,台電系統位於屏東恆春的第三核能發電廠一號機剛於1984年7月27日商轉,次(1985)年7月7日下午17:53,竟發生震驚全國的火災事故。經查原因,這部美國奇異公司製造的95.1萬瓩汽輪發電機,第二低壓汽機葉片的扭轉共振頻率,相當接近台電系統發生單相接地故障(或者系統負載不平衡產生)的負序電流(I2)頻率120HZ ,因而發生超同步共振(Supersynchronous resonance)損及葉片根部,葉片斷裂8片飛出,傷及油封系統,導致冷卻氫氣外洩,發生不可收拾的火災事故。引起外界責難,陳董事長與朱總經理雙雙因此下台負責。

後來雖然將轉子加重,最後更換轉子,解決了超同步共振問題。但這件核能電廠火災,卻提高國內反核的聲浪,也埋下台電董事長空降的先例,讓台電聲譽逐漸走下坡,至今回首還是感到無限惋惜,夫復何言?

11.3.7 台電成立50周年之電力系統(1995年)

11.3.7.1 外行領導下的台電超高備用容量55.3%五年內只剩4.7%連續7年限電

台灣經歷全球第二次能源危機後,經濟又再度復甦,台電系統年平均負載又回復到兩位數成長,雖然沒有先前20年最高接近20%的成長率,但在台電成立50周年前段6(1986-1991)年分別還有12.32、10.98、9.05、7.65、7.07、8.85%的成長;尖峰負載方面也尚有13.58、12.25、10.55、8.85、8.11、5.58%年增長率,均呈往下降的趨勢。尖峰負載每年大部分都有100萬瓩的增加,民國85(1996)年尖峰負載破兩千萬瓩達2176萬瓩,當年較前一(1995)年增加183萬瓩。

民國74年核三火災後,經濟部長及台電董事長分別為通通不懂電業曾經任中鋼董事長的趙耀東、傅次韓擔任,民國75-79年五年內無任何新機組加入,被趙部長說成三呆之一的民國74年台電系統55.3%備用容量率(482萬瓩)也在5年內被消化掉到4.7%,而且連續6年徊徘在5%左右,台電系統因此年年都有限電,最高紀錄為民國83年的限電16天,以前輪流限電不上身的大都會台北市也不能豁免,從此台電電費單上增加了「輪流停電組別」一欄至今。

我印象滿深刻的是傅董事長空降台電後第一次在大禮堂月會上演講,把台電裝置容量的萬瓩的「瓩(KW)」讀成「瓦千」,讓我們感到他對電的外行。這段十年的前五年(1986-1990)沒有大型機組加入,345KV超高壓輸電線也沒新線興建,到了1990年台電系統開始進入7年連續「限電」期,開始在中部台中火力電廠趕建發電機組,才趕工新建了中火-南投超高壓輸電線,其餘皆是此時段新建深美、頂湖、嘉民、峨眉四所E/S之引接輸電線而已(表44、45)。至於新建之P/S及D/S如表46及表47所示。

超高壓變電所竣工年表66-75年

表44 民國76-85(1987-1996)年台電超高壓變電所(E/S)竣工年表(資料來源:台電公司:台電五十周年紀念特刊;民國76-85年度台電統計年報-大事記要)

民國75-85年台電345KV輸電線路年表表45 民國76-85(1987-1996)年台電345KV超高壓輸電線竣工年表(資料來源:台電公司:台電五十周年紀念特刊;民國76-85年度台電統計年報-大事記要;台電調度處線路常數表)

一次變電所竣工年表-76-85年表46 民國76-85(1987-1996)年台電一次變電所(P/S)竣工年表(資料來源:台電公司:台電五十周年紀念特刊;民國76-85年度台電統計年報-大事記要)

一次配電變電所竣工年表-76-85年止表47 民國76-85(1987-1996)年台電一次配電變電所(D/S)竣工年表(資料來源:台電公司:台電五十周年紀念特刊;民國76-85年度台電統計年報-大事記要)

11.3.7.2 連年限電政府開放民營電廠(IPP)設立瓜分台電大絣

由於連續6年台電電力系統夏季供電備用容量率均在5%左右,距離合理水準15%相去甚遠,經常限電,不但影響民生福祉,亦不利經濟發展。為紓解電源開發困境、配合電業民營化及自由化政策,經濟部分別於84年1月、8月及88年1月辦理第一、二階段及現階段民營電廠開放作業,共計核准有 15 家民營發電業者申請籌設電廠(詳如圖122),總開放容量達1,321萬瓩。

民國84年-系統圖-台電50年-加框圖122 民國84(1995)年台灣電力系統圖(資料來源:台電五十年、台電工程月刊第573期 民國85年5月)

11.3.7.3 北部建廠受阻南電北送系統運轉問題多多

A.回顧台電系統過去50年來北電南送、南電北送的循環

台灣為南北狹長地形、中央山脈高山阻隔東西、地窄人稠,發電廠址稀少難尋。民國44~52年美援興建的北火G2~3(共40MW)、南火G1~3(共205MW)、深澳G1~2(共200MW),尚有兼顧南北平衡設廠。

  • 北電南送第一回:接著民國55年的深澳G3(200MW)及57年的林口G1(300MW),變成連續北部增建,造成北電南送的狀態;
  • 南電北送第一回:58、59年南部的大林G1(300MW)、G2(300MW)追補平衡,60年南北各新建林口G2(350MW)與大林G3(375MW)後,61~65年就連續只在南部新建大林G4(375MW)、G5(500MW)、GT1~4(285MW),電力輸送改為南電北送
  • 北電南送第二回:南方的大林電廠廠址蓋滿後,總裝置容量為2134.8MW,成為台電當時最大發電廠;新建電廠又回到北部,66年的協和G1~2(共1000MW)、67與68年的核一G1~2(共1272MW)、69年的協和G3(500MW)、70與72年的核二G1與G2(各985MW),這一連串4742MW的北部新建大機組,雖然71年南部有興達G1(500MW)上來,但台電系統又回到北電南送情境;
  • 南電北送第二回:之後,新建電廠又轉回南部連續興建了3502MW機組,分別為:72年興達G2(500MW)、73與74年核三G1~2(各951MW)、74與75年興達G3~4(各550MW),在此同時的中部也有72年的通霄複循環#1~3組(共762.8MW)及74年大觀二廠抽蓄機組G1~4(共1000MW),加上60年代完成的大甲溪四座電廠(共864MW),而北部只有74年協和G4(500MW)的新建,系統電力流通又逐漸轉向成第二次南(中)電北送狀態; 

B.南電北送惡化導致線路超載與電壓低下問題

接著台電系統75年至79年五年間沒有新機組上來,尤其北部地區更是因核四延後,大型燃煤火力建廠受阻,連續15年都沒有大型機組之新建,80年後都靠中部的台中火力八部550MW燃煤機組應急,分別為G1~2(80年)、G3~4(81年)、G5~7(85年)、G8(86年),還有81年的通霄複循環#4~5(共730MW),以及明潭抽蓄266MW六部機(共1602MW),分別為G5(82年)、G1G3G6(83年)、G2G4(84年),再加上南部83年大林G6(550MW),及84年南火複循環#1~2組(共526.6MW)與85年#3組(264.7MW)。

由於系統負載成長迅速,北部夏季尖峰用電都得靠大量南(中)電北送支援,雖然有1985年完工的第二路南北超高壓輸電線,但因超二路熱容量2142MVA 795Q MCM四導體(0.3081歐姆/公里)之阻抗跟超一路熱容量1196MVA 954D複導體(0.3698歐姆/公里)的阻抗相近的關係,因而流經這兩條超高壓線北送電力幾乎相等均分,經常造成超一路已經超載,超二路才半載的情況;同時也因遠距離北送大量電力,導致北部系統發生電壓低下問題。

這段線路超載、電壓過低、連續6年限電的系統運轉痛苦歷史,剛好發生在我當台電系統調度運轉第一線主管中央調度監的四年任內,歷歷在目,永難忘懷。當時台中電廠謝維錦廠長的應急救火、努力打拼的精神(還有火工處),讓我感恩不已;還有多災多難的明潭抽蓄水力電廠,胡榮生廠長(時任電氣課長)力拼機組早日並聯幫忙系統運轉,至今我也沒忘記那段努力的時光。 

C.台電系統破天荒發生低頻振盪

台電系統於民國72年2月28日深夜,南北機組出力與電壓自發性發生長達15分鐘的搖擺現象,從中央調度室的發電機出力遙測紀錄器,可以看出振幅大小與時間長短(參考圖123),但在電廠機組現場可以聽到轉子呻吟作響,滿驚人的。這種破天荒的現象,後來經研究國外文獻,認為是低頻振盪(Low Frequency Oscillation),也是我們首次聽到這名詞。

接著次日(3月1日)、3/3、3/7也接連發生。當時系統只有第一路南北超高壓輸電線,且為冬季離峰,北部核一、核二又滿載運轉,造成北電南送,系統發生搖擺後,調度員立即指令北部核能減載,中南部升載,讓區域平衡,搖擺才消失。

低頻振盪現象發生後,台電調度運轉與系統規劃單位紛紛檢討肇因,認為台電系統特性開始發生質變,由過去暫態穩定度判斷系統是否穩定,必須增加動態穩定度極限,也就代表當時系統阻尼不足,最普遍解決之道,為裝設電力系統穩定器(PSS: Power system stabilizer)。在國外低頻振盪現象比台電更早十幾年就屢見不鮮,其經驗可做為台電之改善參考。歸納台電系統低頻振盪形成原因主要為:

  • 台電系統為南北長條形電網;
  • 大型機組集中南北兩端;
  • 南北幹線輸電容量不足;
  • 南北電力不平衡,輸送量過大;
  • 為改善系統暫態穩定度,大型新機組採用高初始反應及高反應比之勵磁系統。

次年民國73年,台電陸續完成各段南北第二路超高壓輸電線後,核三G1加入系統,低頻振盪也沒有再發生。直到民國78年,當時台電系統大型核火機組群都集中在台灣南北部,北部有核一(兩部636MW)、核二(兩部985MW)、協和(四部500MW),南部則有核三(兩部951MW)、興達(兩部500MW、兩部550MW)、大林(五部機共1850MW),尤其核二與核三南北相隔約400多公里超高壓輸電線相連。又開始復發系統低頻振盪現象多次,摘要如下:

  • 民國78年9月25日中午12時47分,系統正在升載中,系統又發生低頻振盪現象(圖123),核二、核三機組出力(MW)震幅約±18MW,時間長達10分鐘,後來發現核三廠在調整勵磁機性能時發生,經改手動操作後,振盪才停止。

78-9-25 12-47低頻震盪曲線圖123 民國78(1989)年9月25日12時47分台電系統發生低頻振盪時,核二、核三G1(紅色)G2(綠色)之有效電力(MW)擺動曲線,及協和與興達之有效電力(紅色)無效電力(綠色)擺動曲線(資料來源:台電中央調度室各機組遙測紀錄器)

  • 民國79年5月30日中午12時8分,系統正在降載中,系統有效、無效電力與電壓發生擺動現象,當時龍崎北送中寮電力甚大約2385MW,北部的協和降載約340MW、石門80MW解聯,中部的青山降載、觀二抽蓄、德基解聯中,後來啟動中部抽蓄機組,提高系統電壓,歷時20分鐘的振盪才停止。事後檢討建議龍崎北送電力不超過2000MW為原則,避免擺動再發。
  • 80年2月2日午夜、2月6日深夜、3月14日午夜、3月15日清晨,台電系規處的幹線電力系統動態特性監測設備量測到分別為140分鐘、5小時、4分半、3分鐘的微小擺動現象。
  • 80年4月28日中午11時59分,當時南送電力約1810MW,龍潭-頂湖白線工作停電中,板橋-龍潭海、山線先後跳脫,南北系統只剩龍潭-頂湖紅線一回線,系統開始發生擺動現象(圖124),核二機組最大振幅約150MW、核三約110MW、興達約90MW,歷時約4分鐘,板橋-龍潭山海線迅速試送復電後,振盪才停止。

80-4-28 11-59低頻震盪曲線圖124 民國80(1991)年4月28日11時59分台電系統發生低頻振盪時,核二、核三G1(紅色)G2(綠色)之有效電力(MW)擺動曲線,及協和與興達之有效電力(紅色)無效電力(綠色)擺動曲線(資料來源:台電中央調度室各機組遙測紀錄器)

  • 80年4月29日夜間23時02分,當時南送電力約2050MW,觀二G2開始抽水,系統發生振盪現象,後經降低南送電力,歷時3分鐘系統擺動才停止。

80-4-29 23-03低頻震盪曲線圖125 民國80(1991)年4月29日23時03分台電系統發生低頻振盪時,核二G1(紅色)G2(綠色)之有效電力(MW)擺動曲線,及中寮超高壓開閉所系統電壓與頻率擺動曲線(資料來源:台電中央調度室各機組遙測紀錄器、系規處幹線系統特性監錄設備)

  • 81年1月8日清早7時15分,龍崎北送電力約1298MW,高港-核三一回線停電操作後,系統發生微幅振盪現象,歷時約10分鐘才停止。
  • 82年12月6日18時0分,系統區域電力平衡,龍崎北送電力約124MW,中送北約170MW,系統發生微幅振盪現象,歷時約11分鐘才停止。

民國72年台電系統發生低頻振盪現象後,台電即積極引進國外低頻振盪分析程式如EPRI的大型電力系統低頻振盪分析程式(AESOPS)、加拿大水電局之多區域小信號穩定度分析程式(MASS),並與台大合作研究動態穩定度頻域分析程式之應用,完成台電系統適用電力穩定器選擇之研究,裝設幹線系統特性監錄設備。此外,還邀請美加電力專家P.Kundur、F Paul de Mello 、Carson W.Taylor 、John F.Hauer等來台開設電力系統穩定度、電力系統動態與控制分析、大型電力系統回授控制與頻域分析等講座。

民國79年底完成電力系統穩定器專案工程諮詢評估,民國82年1月完成協和G2、G4,興達G3、G4,核一與核二G1、G2八組電力系統穩定器(PSS)啟用工作,加上民國73年啟用之核三及74年觀二抽蓄機組PSS之重新調整使用。自此台電系統低頻振盪現象獲得改善。

11.3.8 台電成立60周年之電力系統(2006年)-第3路345KV線完工(2002年)

11.3.8.1 興建第3路345KV超高壓輸電線

台電系統日趨龐大複雜,發電裝置容量與尖峰負載分別於民國83(1994)年及85(1996)年破2000萬瓩紀錄,由於北部地區負載成長迅速,用電占全台之45%左右,但是北部電源開發延宕,需靠中南部電廠支援,造成超一路、超二路南北345KV幹線系統載流大增,經常在超載邊緣,急需興建第三路南北超高壓輸電線應急。

第三路超高壓幹線之規劃,原擬三個方案進行分析檢討,第一案為維持345KV、第二案為765KV、第三案為±500KV高壓直流(HVDC)。經過詳細檢討評估後,認為HVDC之系統最佳,但投資成本過高而未被採用;765KV案因大部分發電廠都接到345KV系統,南北區域流通必須再經765/345KV高阻抗聯絡變壓器,一回765KV線不如兩回345KV線,且N-1事故765KV系統就全停,可靠度較差。因此,選擇345KV兩回線為第三路超高壓幹線,並為台電系統終期(Horizon)輸電系統之規畫計畫。

第三路超高壓輸電線施工時,受到環保意識高漲,土地取得不易,地方政府不配合,尤其超三路不是像超一路、超二路路經中央山脈山邊,而是西部海線,更是困難重重,進度大幅落後。在興建期間發生民國88(1999)年之729以及921大地震兩次大停電。尤其後者,讓民眾了解到輸電系統的脆弱,因此利用當時政府緊急命令趕工,在民國89年2-4月完成超三路深美-龍潭-峨眉-中火線段,次年完成中寮-嘉民線段,91年5月全線完工;其中中火-峨眉線同時也兼台中火力電廠四條345KV引接線之一,規劃單位原計畫四條都引接到中寮開閉所,後經我們調度運轉單位建議沿著濱海向北引接峨眉E/S,不要把雞蛋放在一個籃子裡,分散風險。接著,民國92年12月完成超一路在中寮開閉所旁通工程,解決超一路與超二路載流不均問題,減少系統瓶頸。

11.3.8.2 興建345KV超高壓新東西輸電線(1998年)

為配合台灣東部地區負載成長,增進花東地區供電可靠度,台電在民國75年9月檢討東部地區供電必要性,民國79年規劃興建鳳林E/S及鳳林-明潭(72.8公里)、鳳林-觀二(71.71公里)兩回345KV超高壓線路,分別於民國87年10月29日、88年6月10日加入系統,每回線輸電容量為2187MVA,大大提高東部供電可靠度,同時也形成為中寮345KV開閉所為降低故障電流將母線分開後,南北母線的聯絡線。

新東西345KV線圖126 民國87(1998)年10月及民國88年6月完成之鳳林-明潭、鳳林-觀二345KV新東西輸電線及丹大國家越嶺步道簡圖(資料來源:台電公司 供電處簡報-民國96年4月30日) 

11.3.8.3 IPP345KV與161KV電源線(1998年)

經濟部於民國84年1月1日、8月25日、88年1月21日、及95年6月6日公告之第一、二、三、四階段開放民間設立發電廠方案,最後共有9家民營火力電廠(表48)設立,總裝置容量達771萬瓩,分別於民國88年至98年間陸續商轉。根據經濟部設立發電廠申請須知規定,IPP必須自行興建輸送電力至台電發變電廠所之專用輸電線,也就是購售電合約(PPA)定義的「電源線」。這也是台電系統出現民營輸電線路,從前省政府時代的省營石門、曾文水力電廠的輸電線都是委託台電興建與營運維護。

這9家IPP的電源線中,有麥寮、和平、國光三家IPP電源線為345KV輸電線,另外一家台塑石化公司的汽電共生廠電源線也是345KV線(參考圖127),其餘均為161KV輸電線(表49)。這些電源線工程的興建速度比起國營的台電快速許多,或許民營公司因應民眾抗爭手段比較多元,不像公家機關那樣沒有彈性。

IPP電廠商轉容量資料表表48 目前跟台電簽約的9家民營火力發電廠相關資料(資料來源:台電公司、能源局網站)

IPP電源線一覽表表49 民營電廠電源線一覽表(資料來源:台電公司電力調度處線路常數表)

11.3.8.4 民國86-95年間興建之輸電線與變電所

在台電成立50~60周年期間,台電系統共增建了10所超高壓變電所(E/S),當中為提高東台灣的花東與宜蘭地區供電可靠,分別興建了鳳林、及冬山兩所E/S,除了嘉惠東台用戶外,其中冬山E/S也給和平IPP電源線省了約50公里的路程;其餘的E/S大部分都是為工業區或科學工業園區興建的,當中的中火與興益兩所E/S,係附設在台中及興達火力發電廠內,屬於台電發電處管轄,台電統計年報沒統計在內(因主管輸變電的供電處只通報本身管轄的E/S),詳如表50 所示:

超高壓變電所竣工年表86-95年表50 民國86-95(1997-2006)年台電超高壓變電所(E/S)竣工年表(資料來源:台電公司:民國86-95年度台電統計年報-大事記要)

民國86-95年台電345KV輸電線路年表表51  民國86-95(1997-2006)年台電345KV超高壓輸電線竣工年表(資料來源:台電公司:台電五十周年紀念特刊;民國86-95年度台電統計年報-大事記要;台電調度處線路常數表) 

此外,這十年內,台電系統為減少電壓層級(69KV),儘量不再興建161KV降壓為69KV的一次變電所(P/S),因此,本期間僅僅新建兩所如下表:

一次變電所竣工年表-85-95年止表52 民國86-95(1997-2006)年台電一次變電所(P/S)竣工年表(資料來源:台電公司:民國86-95年度台電統計年報-大事記要)

至於161/22-11KV的一次配電變電所(D/S)則蓬勃發展,大量新建或將二次變電所(S/S)改建,至少有123所加入系統(部分附設在E/S、P/S或發電廠之D/S未統計在內),詳如下表:

一次配電變電所竣工年表-86-95年止表53 民國86-95(1997-2006)年台電一次配電變電所(D/S)竣工年表(資料來源:台電公司:民國86-95年度台電統計年報-大事記要)

民國95年-系統圖-董事長室-加框圖127 民國95(2006)年台灣電力系統圖(資料來源:台電公司電力調度處)

11.3.9 台電成立70周年之電力系統(2016年)

11.3.9.1 歷經30年台電北部系統發電裝置容量第三度超過尖峰負載

台電系統在2002年南北第三路超高壓輸電線完成後,紓解了南電北送超載的問題。另外,坐落於北部桃園的大潭燃氣複循環電廠也於2006年開始從第一組機組加入系統商轉,至2010年陸續完成六組機組,總裝置容量高達4384.2MW,讓北部地區的發電與負載更趨平衡;2011年夏季尖峰北部淨尖峰供電能力約1420萬瓩,北部地區尖峰負載約1357萬瓩,發電尚有餘裕63萬瓩,但北部還有發電成本較貴的協和200萬瓩燃油機組,為經濟調度起見,所以還需由中南部北送廉價的電力,惟不致出現當年超載的景象;若核四能如期發電,台電系統又將第三度北電南送情景出現;但過幾年北部核能一、二廠若不延役時,如無新機組加入,又將面臨過去南電北送的緊張景象。

11.3.9.2十多年努力大台北僅完成仙渡E/S及頂湖-仙渡345KV線

這段10年期間,台電系統345KV超高壓輸電線除了完成龍門(核四)-龍潭、龍門-深美線的電源線外,其餘都是為解決區域供電瓶頸而建,當中最難能可貴的是大台北地區頂湖-仙渡345kKV線,由於供應大台北的汐止、頂湖、深美、板橋等超高壓變電所的主變壓器與供應台北大都會中心的輸電線,夏季尖峰期間已經多年遭遇超載問題,但又因系統故障電流過大,各E/S間轄下161KV互聯線必須斷聯,E/S增加主變後必須分開母線供電,相互之間無法互聯支援,降低過載問題,急需在都會負載中心另興建松湖、三蘆、仙渡、大安、古亭等E/S就近供應電力。然而,目前民眾環保意識高漲,只要用電不要任何輸變電設施在家附近,所以計畫中的E/S一延再延無法完成。坐落在關渡的仙渡E/S雖然完成,可降低汐止E/S主變及汐止-陽明間161KV線路超載問題,但對外345KV輸電線只完成到頂湖E/S段,連接核二線路還是沒興建,影響了供電可靠度。

11.3.9.3重金投資完成台電系統最長345KV地下電纜線改善大高雄地區供電

至於高雄大都會地區,也完成了高港-五甲-高雄-高港345KV環線,而且是地下電纜,所費不貲。還好高雄、五甲都是既有P/S增建,工程進行較順利,但因345KV地下電纜帶來龐大的充電電容,造成電壓過高問題,必須增設電抗器來抑低系統電壓。

11.3.9.4系統故障電流破表,345KV系統從北到南剖開分離宛如兩個電力系統

台灣是個3萬6千多平方公里的蕞爾小島,而且有約70%是高山,但發電裝置容量高達四千多萬瓩,尖峰用電負載高達三千五百多萬瓩,發輸變電設備密集,無論345、161KV系統故障電流屢創紀錄,買了世界上最大容量的斷路器,還是無法應付,只有將345KV電力系統從北到南剖開,一分為二,宛如兩個系統(圖128);但解決了故障電流過大問題,產生另一副作用,除了降低供電可靠度及穩定度外,又造成線路電力潮流輸送不均勻,容易超載,卻無法就近融通支援供電。如何取得兩者之平衡拿捏,讓系統規劃與調度運轉人員傷盡腦筋。雖然有人建議在分離母線間裝設直流背對背聯絡線來調整,但投資過大無法實現。

2016年南北幹線簡圖圖128 民國105(2016)年台電345KV南北幹線系統簡圖,綠色、紅色、藍色線分別為第一、二、三路超高壓線,龍潭、中寮、中火、龍崎、興達345KV母線分開成南、北兩母線,形成兩所E/S形式(資料來源:台電公司電力調度處) 

11.3.9.5 民國96-105年間興建之輸電線與變電所

在台電最近的10年期間,台電系統共增建了11所超高壓變電所(E/S),除了仙渡、高雄、五甲、霧峰為解決大台北、大高雄、與大台中都會區供電外,后里、中科、竹工E/S都是為工業區或科學工業園區興建的;彰林、瀰力則為改善彰化與屏東地區供電而建,當中的大潭與林口兩所E/S,係附設在大潭及林口火力發電廠內,屬於台電發電處管轄,主要功能為分擔大潭及林口發電廠對外345KV輸電線的載流,林口更是345KV線尚未完成時的電力外送替代線路的聯絡變壓器,詳如表54所示:

超高壓變電所竣工年表96-105年表54民國96-105(2007-2016)年台電超高壓變電所(E/S)竣工年表(資料來源:台電公司:民國96-105年度台電統計年報-大事記要及供電處工作年報)

至於這十年345KV超高壓輸電線方面之興建,大都配合上述E/S或發電廠之引接之用,許多E/S出口引接線採用345KV地下電纜,解決交叉問題,主要部分線路詳如下表:

民國96-105年台電345KV輸電線路年表表55 民國96-105(2007-2016)年台電345KV超高壓輸電線竣工年表(資料來源:台電公司:民國96-104年度台電統計年報-大事記要及供電處工作年報;台電調度處線路常數表)

至於新設一次變電所方面,也僅僅增加頭份與銅中兩所P/S,都位於苗栗縣的工業區內;頭份P/S係民國72年原竹南P/S由南湖P/S替代後,改為S/S,現又原址復建;頭份P/S坐落於目前頭份市,但先前卻取名竹南P/S,讓人困擾,這次算是名符其實的正名。

一次變電所竣工年表-96-105年止表56 民國96-105(2007-2016)年台電一次變電所(P/S)竣工年表(資料來源:台電公司:民國96-105年度台電統計年報-大事記要及供電處工作年報)

本十年期間(2007-2016年),台電仍舊新建不少一次配電變電所(D/S),至少有下表57所示的87所,投資相當龐大,怪不得台電系統的線路損失年年降低,民國104年為破紀錄的3.72%。

這將近20年一窩蜂興建了200多所D/S,是否過於浮濫,舉例我先前提過的花東地區,一共興建了知本、大武、東成、勝安、台東、池上、玉里、豐里、鹿野、馬蘭、壽豐11所D/S,目前載流率多少?值得追蹤檢討?最近幾年台電鉅額虧本,才中止了許多再興建D/S的計畫。

一次配電變電所竣工年表-96-105年止表57 民國96-105(2007-2016)年台電一次配電變電所(D/S)竣工年表(資料來源:台電公司:民國96-104年度台電統計年報-大事記要及供電處工作年報)

 

11.3.9.6 調度運用分析觀點統計台電系統超高壓及一次變電所數目

台電公司成立後的發輸變電設備及運轉資料統計,都由電力調度處計畫課資料股負責,自從民國73年8月供電處轄下成立五個供電區營運處後,有關輸變電部分改由供電處負責,但後來台電系統之變電所場所難尋,有些E/S、P/S、D/S,甚至S/S,只好就近設在發電廠內,隸屬發電處管轄。因此,供電處統計台電變電設備時,漏掉發電處管轄之變電所,只統計供電處轄下,通報企劃處編製台電公司「統計年報」。也就如此,代表台電官方的資料並不完全。

台電一次系統以上的變電所分類,可分超高壓變電所、一次變電所、一次配電變電所三種;超高壓變電所有供電處管轄的純E/S,如板橋、高港E/S;發電處管轄的電廠內附設的E/S,如天輪、大潭E/S;另一種為沒有裝置變壓器只有開關設備的開閉所,如中寮E/S;一次變電所也是如此,如台北P/S(純)、通霄P/S(電廠附設),但另有附設在E/S的P/S,如高港P/S;一次配電變電所除了純D/S外,則有在E/S、P/S、電廠附設的D/S。

這些變電所數目統計,若不從行政組織,而依系統調度運轉與運用觀點來分類,上述所提各種變電所,無論純變電所或附設兼任變電所,都個別算一所,也就是電力系統潮流計算、故障電流計算、穩定度計算時,例如板橋超高壓變電所(E/S)內裝設五台345/161/33KV 500MVA超高壓主變壓器、三台161/69/11KV 200MVA主變壓器、一台 161/22KV 60MVA配電變壓器,此變電所具有E/S、P/S、D/S功能,就調度運用分析觀點,應統計為E/S、P/S、D/S各一所,總共三所不同功能的變電所,但從行政組織管點只算板橋超高壓變電所一所。

茲舉以調度運用觀點計算變電所數目之實例,可從台電電力調度處每年例行出版的「台電一次系統單、三相故障電流及接地方式檢討」報告,統計算各種變電所數目及總裝置容量,民國104(2015)年之統計詳如下表:

2015年度台電系統變電所數目與主變容量統計表表58 系統調度運用與規劃分析觀點統計之民國104(2015)年台電超高壓及一次系統變電所數目與主變壓器總容量表

powersystem1050106-調度處網-電力系統圖圖129 民國104(2015)年台灣電力系統圖(資料來源:台電公司電力調度處)

11.4 七十年來台電系統歷年各類變電所主變容量之成長

11.4.1台電系統第一座S/S、P/S、D/S、E/S變電所

台電系統在日治時期已小有規模,1905年7月,台灣第一座水力發電所―龜山發電所完工,也完成台灣電力系統第一所古亭庄配電所(目前的S/S),到了1934年日月潭水力發電工程竣工,在台灣西部啟用了台灣電力系統最早的台北、霧峰、嘉義、高雄四所一次變電所(P/S)。民國34年台電接收時,一次變電所共有7所主變裝置容量約276MVA;二次變電所則有106所之多,主變容量約278MVA。

11.4.2歷年各類變電所之統計

台電公司成立後,隨著經濟發展,生活水準提高,電力系統日益龐大,民國63年啟用台電最早的板橋、天輪、高港三所超高壓變電所(E/S);民國67年則引進第一所三民配電變電所(D/S),逐漸取代一次(P/S)、二次(S/S)變電所。

經過70年的演變,這幾類變電所歷年的主變壓器容量成長情形,詳如下圖所示:

34-104ESPSS-S容量曲線-合成圖130七十年來台電系統歷年各類變電所主變壓器(S/S主變容量未包括電廠及P/S與D/S附設配電主變)容量曲線 (資料來源:台電公司統計年報)

從上圖可知,二次變電所主變容量約在2000年以來,就沒增加且緩慢減少。

 

11.4.3歷年配變電器數量及容量之統計

至於台電系統歷年配電(桿上、亭式及地下)變壓器數量與容量,則如圖131所示,到2015年配電變壓器數量高達133萬台,總容量89,166MVA,分別較民國34年成長了58、及749倍之多。

70年來配電桿上變壓器曲線-合成圖131七十年來台電系統歷年配電(桿上、亭式及地下)變壓器數量與容量曲線 (資料來源:台電公司統計年報) 

11.5 七十年來台電系統歷年各類輸電線路之消長

11.5.1台電系統第一條11、33、66、154、345KV輸電線路

台灣電力系統最早的輸電線是日治時期1905年7月,台灣第一座水力發電所―龜山發電所完工時所興建之龜山-古亭庄配電所11KV送電線;第一條33KV輸電線則是1909年南部竹仔門發電所至打狗(高雄)及台南的33KV線;第一條66KV輸電線為1922年10月完成之天送埤發電所至基隆變電所長88.5公里66KV送電線;第一條154KV輸電線係1934年將剛完工日月潭發電所電力輸送至台北與高雄的154KV北部線與南部線。1946年台灣電力公司成立後,隨著系統增長,輸電系統日趨複雜,南北融通電力日益增加,於民國63年9月28啟用台電系統板橋至天輪E/S之第一條345KV超高壓輸電線。

11.5.2歷年各類輸電線路之消長及配電線路之統計

在過去70年,前述11、33(34.5)、66(69)、154(161)、345KV等類輸電線,隨著時代進步,環境保護要求,提高輸電效率,降低線路損失等因素,11及33KV系統輸電線分別於1971、1993年改壓為69KV系統,2000年後69KV輸電系統也停建新線,逐年將以161KV替代,減少69KV等級輸電線。歷年各級電壓輸電線路之消長,詳如圖132所示;有關配電線路及輸電線路回線公里統計曲線如圖133。

70年來各類輸電線長度曲線-合成圖132 七十年來歷年台電系統各電壓等級輸配電線路回線長度變遷曲線 (資料來源:台電公司統計年報、供電處工作年報) 

34-104輸配電線路回線長度曲線圖133七十年來台電系統歷年輸配電線路回線長度曲線 (資料來源:台電公司統計年報) 

11.5.3台電系統第一條11、69、154、345KV地下電纜線路

台灣電力系統第一條地下電纜輸電線為日治時期1905年7月開始使用之兒玉町(古亭庄)變電所至本社(目前城中P/S)變電所11KV 5.0mm2 鎧裝電纜雙回線。台電公司成立後,七十年來配合大都會地區日趨繁榮發展及用電需求,各級輸電線逐漸採用地下化。台電第一條69KV地下電纜輸電線為民國54年竣工之龍峒S/S-建成S/S 69KV電纜線;第一條161KV輸電線則為民國63年興建之板橋P/S-城中P/S 161KV線(淡水河邊連接站-城中段);第一條345KV地下電纜輸電線為民國91年4月完成之嘉民-南科-龍崎345KV電纜線。

11.5.4 近17年來台電系統69、154、345KV線路之地下化統計

至2015年底,台電系統345KV輸電線大部分為架空線路約3902.6公里(占97.47%),而地下電纜只有101.1公里(占2.53%);161KV輸電線架空線路為4687公里(占66%),但地下電纜高達2413.7公里(占34%);另外69KV輸電線架空線路回線長4708.9公里(占74.65%),地下電纜也高達1599.5公里(占25.35%)。

88-104各類輸電線路架空與地下電纜統計曲線圖134 民國88-104年台電系統69、161、345KV電壓等級輸配電線路架空線與地下電纜統計曲線 (資料來源:台電公司統計年報、供電處工作年報)

 

 

參考資料:

台電歷年統計年報

台電公司網站

台電十年、台電20年、台電30年、台電40年、台電50年、60年周年紀念專刊

台電工程月刊台電成立10、30、50、60年紀念專刊

「百年好電」台電公司慶祝建國100年紀念特刊

台灣電力復興史

台電公司 台電電力發展史-台灣電業百周年紀念特刊-1988/12)

台電設備概要-台電電力調度處-2002年版

台電供電處工作年報

台電電力調度處「台電一次系統單、三相故障電流及接地方式檢討」103年12月

台電電力調度處「台電超高壓幹線穩定度與最大輸電能力限制檢討報告」

台電調度處線路常數表

 [待續]

廣告

About gordoncheng

我在含飴弄孫閒暇之餘,經常瀏覽到新聞、雜誌及媒體有關電業的報導,原來只PO在我的臉書上,跟老朋友分享!最近在我的部落格「Gordoncheng’s Blog』發現對電業有興趣同好還滿多的,但因本人孫女還小空閒時間不多,無法一一翻譯消化另寫文章,只好另闢專門PO電業新聞報導原文連結之「Gordoncheng’s 2nd Blog』,跟更多朋友分享!
本篇發表於 生活點滴與回憶,電業歷史, 電力調度運轉。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6 Responses to 漫談台灣電業的前世今生(六)-【今生篇(4)-台電公司七十年來之電網發展】

  1. 李東森 說道:

    您的文章文筆與內容均十分精湛!

    弟想請問台電在選裝配電變壓器時, 實際街上或路上及各大樓安裝時其load factor 是否有一原則? 如設50% 或60%or 70% ?

    我問華城, 台灣私人廠辦, 商場, 配電變壓器,一般技師會將配電變壓器load factor 大約設50%, 但美加則傾向80%~90%. 台電的原則則不知

    • gordoncheng 說道:

      謝謝您的分享,您的誇獎我實不敢當!
      您所提問題,屬於配電系統範疇,不是我的專長,所以拖到這星期上班才輾轉問到答案。您所提配電變壓器load factor一詞,可能是筆誤。根據電業慣例load factor係負載因數,等於【平均負載/尖峰負載 X 100%】,我想應該是 配電變壓器Loading【最大負載/變壓器容量 X 100%】。
      台電目前配電變壓器容量擇定作法:
      變壓器容量照其供電範圍內之最大負載,由下列原則選定之。
       1.燈用變壓器因新設、增設或負載自然增加,而需裝設或更換時,除該地區無增加用電之可能外,其最大負載應在變壓器額定容量之100%以下。
       2.燈用變壓器之最大負載超過其容量之125%時,應擴充變壓器容量,調整供電範圍或增設變壓器。負載不超過125%者仍照常供電。
       3.動力用變壓器新設或容量擴充時,其最大負載應選定在額定容量之100%以下,但既設變壓器負載未達其容量之125%不予擴充。
       4.新設電燈或動力用戶之專用變壓器之容量,除最近可能增加負載之外,以其最大負載之125%以下為原則。
       5.除特殊情形外,新設變壓器容量以不超過50kVA為原則。
       6.新設變壓器容量應能應付五年以上之負載增加,不能應付五年之負載增加時,應採用高一級容量之變壓器。
       電燈及動力用變壓器及吊換時之容量擇定如下表: (抱歉表貼不上)

  2. chi jay 說道:

    您好
    您的資料非常完整讓後輩收益良多
    想請問一下
    由您資料看起來
    舊東西線應該是台電公司成立後
    興建的第一條輸電線路
    不知這樣的認知是否正確
    謝謝

    • gordoncheng 說道:

      很高興難得有對台電輸電線路歷史興趣的同好!沒錯,民國40(1951)年7月完工的東西線第一路木桿線是台電成立後興建的第一條二次輸電線。可惜台電各單位本位主義,決定將這條深具歷史意義的寶貴線路廢掉了!請參考我的另一篇「哭泣的輸電鐵塔』。期盼重視文史資產的同好們,一同來捍衛這條台電前輩血汗興建的台電第一條線路!

  3. Sin go 說道:

    鄭處長您好,我是台科大電機所的學生。十分感謝您整理如此詳細關於台灣輸配電的歷史沿革,讓晚輩能夠更輕易的透過這些取之不易的資料對台電系統有更進一步的瞭解。但位於表42的變電所(E/S)竣工年表好像誤植表38的內容上去了!若處長有時間整理的話,在請您在這部分能做一個更新了,萬分感謝!!

    • gordoncheng 說道:

      Sin go同學,
      謝謝您的仔細閱讀敝文,幫我找出BUG,因為我的文章太長又複雜,頭腦沒清醒時很容易搞混。我發現表的編號,從表40開始重複標為表38,以致後面編號都少了兩號,我已經修正,敬請繼續指教!我也順便發現民國66年以後161KV線路漏列,可能資料不全的關係,我有空再補齊。

      的確,這些資料在台電很難整理,因為台電都是工程師掛帥,不重視歷史文物,又只注重輪調,像供電單位主官資料的都是三日京兆,經常換人,找資料的痛苦難以想像。還好我一輩子是從事電力調度方面工作,電力系統大概都背在腦海裡,但確切日期要找依據,所以翻片台電的可找的刊物、統計資料,發現很多資料都清潔比賽丟光了?還好最近台電朱文成董事長下令整理文資,但好可惜他明天就退休了!
      再次謝謝您的訂正!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