倫卓材老師逝世十周年紀念憶往

倫卓材老師逝世十周年紀念憶往

一、前言

今(2013)年9月25日是倫卓材老師逝世10周年紀念日。在這特別的日子,緬懷倫老師,相信許多門生故舊都會有著「哲人日已遠、典型在夙昔」的感觸。

倫卓材老師是我50年前(1963年)就讀台北工專五年級時「保護電驛(THE ART & SCIENCE OF PROTECTIVE RELAYING)」(圖1)課的老師(圖2)。他只教過我一學期,其實他是我1965年進入台電任職43年生涯中20年間接或直接的長官,1980年他晉升為副總經理,1985年台電退休又高陞台電轉投資聯亞電機公司董事長,至今我還是稱呼「倫老師」比「倫副總或倫董事長」更習慣。因為,出了校門,進入職場,他的為人處事,仍舊一直在教導引導著我。

MASON電驛課本封面

圖1 1963年台北工專五電五「保護電驛」原文課本 

台北工專-倫教授

圖2 1963年台北工專畢業紀念冊倫老師照片

二、倫老師生平簡介

倫老師1920(民國9)年10月15日出生在廣東省東莞縣,1938年廣東省廣亞高中畢業時,正值八年抗戰,不久廣州淪陷,暫避香港,再經越南海防前往昆明。1939(民國28)年進入昆明國立西南聯合大­­­學電機工程系就讀,1944年畢業。時值抗戰末期,勝利在望,為響應從軍號召,乃提前於1944年初,應徵至軍政部電信機械修造廠服役,奉派至湖南豐陽第六電信修造所工作。1945年日本投降後,隨所赴南昌接收。1946年初服役期滿,申請退役,前來台灣電力公司服務。

先從事高壓輸電線路修護和重建,其後轉至電力系統保護電驛、運用部門。1958年以工作表現優異,獲選至美國賓州西屋電氣公司(WH: Westinghouse Electric)電力工程深造班實習一年;1969年再獲行政院國科會資送美國紐約州Schenectady奇異電氣公司(GE: General Electric)電力系統工程班(PSEC: Power System Engineering Course)研究八個月,同時在當地聯合大學理工學院(Union College)選讀,1970年他50歲那年獲該校電機工程碩士學位(該校承認GE PSEC部分課程學分)。

服務台灣電力公司期間,自基層做起,埋頭研究,踏實工作。歷任機電處調度課(表1)股長(繼電器股、計畫股)、電力調度室(表2)計畫課長與副主任(1964年)、電力研究所所長(1973年)、電力調度處處長(1974年)等職。1980年晉升為副總經理,主管發電、供電、電力調度、燃料、系統規劃、輸變電工程、電力研究等處(所)業務,台電將近過半業務歸他管轄,為電力事業主幹奠定穩健之基礎。1985年屆齡退休,總計服務台電公司達三十九年,後轉任聯亞電機製造公司董事長,迄1989年退休。

1947年1月台電組織表表1 1947(民國36)年1月台電公司組織表,機電處為發電、調度、供電、設計等處前身,調度課下設調度、計畫、繼電器、資料四股)

1963年台電組織圖表2 1963(民國52)年台電公司改組擴充組織表(原機電處調度課升格為電力調度室下社計畫、調度、電驛三課)

倫老師任職期間,在工程技術方面,治事嚴謹,好學不倦;在管理處世方面,誠懇謙和,公正廉明;而日常生活方面,則樸實無華,勤勞儉約,深受長官器重及部屬愛戴。另在建教合作方面,自1956(民國45)年起,即擔任台北工專、大同工學院、清華大學、台灣工業技術學院等校兼任教授。先生以學驗俱豐,理論與實際相配合,熱心教學,致莘莘學子如沐春風,深受教誨,為台灣電力工業培育英才。當時台電後起之秀,主導有關部門工作者,多人出自倫老師門下。

他畢生奉獻電力事業,以電力系統之規劃與運用為職志。自1961(民國50)年初,即率先引進電腦作業,以應電力系統快速而精準的計算需求。嗣後二十餘年,為配合超高壓輸電與核能、抽蓄機組之相繼完成,系統結構日益龐大複雜,電力品質要求亦日趨嚴格,乃成立系統規劃處,並推行電力系統電腦化自動控制工程,完成全電力系統三階層自動控制及調度計畫,與世界各先進國家之電力系統相比,並無遜色。數十年來,台灣電力供應之穩定可靠,倫老師功不可沒。

三、倫老師與我

3.1間接主管關係電驛課時期

3.1.1 協助分發到總處調度處

我在1963年台北工專第11屆畢業後,當一年預備軍官,1964年退伍隨即答應故鄉張校長在南庄初中教書,錯過當年考試院特考招考台電工程師。第二年1965年,報考台電為新建林口火力發電廠自行招考60幾名職員的考試,並獲錄取,當時台電錄取人員,幾乎都是我下一屆第12屆的電機、機械全班同學,像台大等名校學生鳳毛麟角,都熱衷留學去了!

我跟同班的許君雄及下一(12)屆的張標盛、楊添福託倫老師挖角到台北市台電舊總管理處(和平東路一段39號)電力調度室服務,不用分發到火力發電廠。當時我跟許君雄於1965年10月26日報到被分發到電驛課,倫老師是電力調度室主管計畫的副主任,並非我的直屬長官。次月,他奉派到越南「中越電力技術團」,電力調度室張久煦主任率同仁在至今還很紅的台電酸菜白肉火鍋的勵進餐廳為他餞行(圖3)。

55-送倫副主任到越南-付加名字-2圖3 1965年底電力調度室在台電勵進餐廳為倫副主任赴越南「中越電力技術團」餞行(標紅字姓名者目前已作古) 

另外,楊添福分發到計畫課電網股,張標盛因較晚退伍,原來也要分發到電驛課,但報到時被挖到調度課值班去。

3.1.2 電驛課生涯

那時的電驛課辦公室在台電舊總處對面電氣試驗所二樓(現在的台電診所),我坐的辦公室還跟電氣試驗所電錶課試驗室共用一間,靠走廊為電驛課、靠窗戶電錶課試驗桌,中間還有門跟隔壁的試驗所通訊課相通。我只有每個月領薪水時,到對面當時總處最高的四層調度大樓四樓計畫課蓋章領錢,才會跟計劃課同事碰面。所以當時倒是跟試驗所的主管與同仁熟悉程度超過自身調度室同事。

剛進電驛課時,課長為蔡謀泉先生,課底下設有計畫、一次維護及二次維護股,股長分別為王吾公、黃啟道、洪鵬飛先生,後來再增設標置股由林亨華擔任股長。整個課大約17人,要負責全公司發電廠、一次變電所及二次變電所電驛的計畫、維護、更新及標置等工作。當時台電一次系統保護電驛正進行將WH 橫擔(Beam)式HZ-4測距電驛更新為WH KD-4(GE CEY、GCXG) 四區間保護方式工程,另外還有低頻電驛裝設工程,電驛課的確人手緊湊,工作繁忙。有新人進來各股都搶著要,但粥少人多,只好掛名計畫股,不分股各股工作樣樣都做。現代的新進新銳一定會抱怨,但倫老師那時是安慰我多做多學習。

我記得在計畫股編寫外購電驛英文規範,要英文打字,從來沒學過英打的我,只好利用課內一台Underwood打字機,從一指神功練習,無師自通,練成一分鐘可打3、40幾個字,至今還受用不盡。十幾年前我LKK學電腦中文打字,使用倚天輸入法,馬上把英打的ABC轉成音相同的ㄅㄆㄇ,讓我許多年輕的部下汗顏,打字速度輸給我老人家。有些急的文件,我不用假手他們更為快速。另一方面,也讓我對網際網路使用,領先處內許多同仁,並要求簽文與報告給我電子檔,來磨練他們。這些都是當年意想不到的收穫。

另外一件讓我難忘的事,當年剛出校門的少年家,學校所學的輸配電計算還沒忘記。蔡謀泉課長要求我計算當時台電全台12所一次變電所及東部銅門(花蓮、台東)轄區二次(33&66KV)系統故障電流,重新檢討過流電驛保護標置。記得還用日本製HEMMI255D(圖4)電機專用(有複數運算、三角函數、雙曲線三角函數等功能)計算尺,耐心計算。

計算尺-255-4彩色圖4 1960~70年代流行的日本竹製HEMMI 255D電機專用計算尺

每計算完一所轄區二次系統,就跟隨日本早稻田大學畢業的洪鵬飛股長到現場各二次發、變電所更新線路保護電驛標置。一路從北部的八堵一次變電所的瑞芳、雙溪、中幅S/S到南部的高雄變電所的楓港、恆春S/S,整個西部二次發變電所都走透透,以至東部的銅門、溪口、立霧發電廠、玉里、關山、台東S/S,還有現在已經被土石淹沒很少人知道的200KW太平發電廠(圖5),都有我的足跡。

太平電廠圖5 1918年興建1973年颱風土石淹沒很少人知道的太平發電廠也有我的足跡

我在1965-1974年電驛課任職階段,就是坐辦公室與出差工作交互中渡過,1970年結婚成家後,出差的確對照顧家庭有點影響,跟我一起進入電驛課同班同學許君雄,後來也離職到民營公司高就。此外,那時課內同事除了兩位大陸來台、台大畢業的王吾公與林亨華股長外,其他老同事都是用日文與閩南語交談,所以也讓客家庄出生的我,從雞同鴨講,到會講閩南語及一點點日語,也是另番收穫。

1972年12月台電奉行政院命令精簡組織(表3),電力調度室改為電力調度處。主管調度與電驛的程志秋副處長於1973年1月移民美國,其職缺由電驛課長蔡謀泉接掌,電驛課長則由一次維護股長黃啟道遞升。電驛課第一任標置股長林亨華,於1973年也被他的台大同學葉律祥營建處副處長挖腳升任該處電氣課長,我就在1973年3月接任他的職缺,擔任第二任的標置股長。

1972年12月台電改組組織表表3 1972(民國61)年台電公司精簡組織表(有些處合併,電力調度室改名電力調度處)

3.2直接主管關係計畫課時期

3.2.1 倫老師高升研究所所長、我從電驛課調到計畫課

1973年7月倫老師由副處長高升到電力研究所當所長,遺缺由計畫課長王吾公升任,王吾公課長係原計畫課長李宏任移民美國後接掌其職缺。當時計畫課長出缺,理應由成大畢業的李森源電網股長遞升,但李股長傳聞曾得罪當時主管協理錢艮,錢協理特別從供電處調成大畢業、跟調度課長黃江滄同學的一次輸電股長黃錦泩升任12等計畫課長。王副處長設法另設11等計畫工程師職位給予李股長。

黃錦泩計畫課長到任後,電網股長出缺,原來電網股大將、跟我一起進公司的楊添福,被抽調到推動電力調度控制自動化計畫「線上(ON-LINE)小組」,彭雲將及曾文俊都跳槽到電驛課,電網股空無一人,只剩從霧峰一次變電所擔任值班主任、調到中央調度室值班過於緊張無法適應、後來請調到非值班部門電網股的洪言芳。

當時剛升任調度處王吾公副處長,是我初進電驛課時的計畫股長,他半拜託、半強迫將我從電驛課標置股長位置先借調到計畫課電網股長,1974年2月1日正式調任。這是我台電職場生涯第一次大轉行,從保護電驛(Protective Relaying)轉到系統運用(System Operations)。

3.2.2 倫老師回鍋當處長、UTA陳謨星博士回台講授短期課程

過沒多久,1974年5月25日倫老師從電力研究所所長回任電力調度處的處長,變成我的直屬長官。當(1974)年7月,美國德州大學阿靈頓校區(UTA: University of Texas at Arlington)能源系統研究中心(ESRC: Energy System Research Center)教授陳謨星博士應邀來台電講授「現代電力系統模型與分析(Modeling and Analysis of Modern Power Systems)」(圖6、7)短期課程,倫老師率同處內同仁一起到當時在電子計算中心一樓的大禮堂上課。這是我記憶中Dr. Chen到台電最努力最有貢獻的課程,對剛轉行的我,那本500頁的講義,受益良多。

Modeling and Analysis of Modern Power System封面P1-1圖6 1974年暑假UTA陳謨星博士「Modeling and Analysis of Modern Power Systems」講義目錄(一)

Modeling and Analysis of Modern Power System封面P2-1圖7 1974年暑假UTA Dr. Mo-Shing Chen「Modeling and Analysis of Modern Power Systems」講義目錄(二)

當時的黃錦泩課長跟我等負責招待陳博士,我還保留一張當年在剛開張的希爾頓大飯店(現在火車站前的凱撒大飯店)所拍的紀念合照(圖8)。黃課長的熱心、無微不至的接待,尤其他的夫人好像是台大商學院經濟系校友也協助接待,更獲得陳博士稱讚,頻頻跟錢協理、倫老師開玩笑,若台電挖得到黃錦泩夫人,保證台電大賺錢。可惜幾年後,台灣經濟起飛,他被太太挖走去開電子零件工廠,後來積勞成疾英年早逝,讓我感到無限不捨與感傷。

陳謨星-1978年圖8 陳博士1974年暑假來台電開短期課程在新開張希爾頓飯店接待紀念照,右起梁志堅(第4任調度處長)、鄭金龍(第8任)、廖如柏、張久煦(第1任)、蔡謀泉(第3任)、陳與(研究所所長)、陳謨星博士、倫卓才(第2任)、陳夫人、張汝湘(試驗所所長)、王吾公(第3任調度處副處長)、(最前面兩位為陳博士千金)。

3.2.3 電網股人力補充、積極開發電力系統計算程式

初到空殼的電網股,當然很惶恐,因為課長也是剛從線路維護轉行來的,對電力系統運用之電網基本計算的故障電流與電力潮流計算,都很外行。而1974年當時系統裝置容量4358MW,尖峰負載2352MW,一次變電所從我1965年剛進台電12所增至22所,還有即將完成的板橋-天輪-高港345KV輸電線及三所超高壓變電所。台電高壓研究所1963年裝設的日本橫河(Yokogawa)製12部機組容量的交流計算盤(AC Board),早已不敷電力系統運用計算分析之用。

幸好,電力調度室時代,在倫老師領導下,配合當時第三代數位計算機應用功能日益擴大,先後派員到台大、交大研習電子計算機之應用。我映像中記得最初係用一大捲紙帶打孔輸入電腦,後來才採用80欄卡片打卡輸入(圖9)。計劃課電網股的楊添福對電網計算的故障電流、及電力潮流計算,開始進行開發電腦計算程式。我記得故障電流計算程式是利用Z-Matrix方法,電力潮流計算程式則用高斯法(Gauss-Seidal)編寫。起初利用台大的IBM 1620電腦開發計算。

1965年台電籌畫成立電子計算中心(目前資訊系統處前身),1967年租用IBM S/360電腦,主要作為業務部門計算用戶電費開票與財務會計管理之用。電力調度室也才利用IBM S/360,同步推動系統運用電腦化工作。

1973年那時台電電腦作業不像現在可以PC連線分時作業,都是用卡片打孔輸入,工程計算電腦語言大都採用FORTRAN,每一條Statement就是一張卡片。當時若要用電腦計算故障電流或電力潮流,都要前一天抱著一箱電腦程式原始檔卡片及資料檔卡片到當時的電子計算中心登記申請使用IBM S/360作業,第二天才到該中心領取計算結果報表。

80欄卡片圖9 1960-70年代電腦輸入卡片

當時的計算中心幾乎都是RUN董事長借錢的財務模型或業務處的電費計算開票,調度室的技術計算都是安排在夜班,若一張卡片打錯或作業員不爽,將一張卡片顛倒插,報表結果就出現程式ERROR,沒有答案,第二天重新排隊申請,死無對證。所以開發新程式需要重複測試,必須要有耐心慢慢等。若遇系統急件,就需透過倫老師跟計算中心的主管溫朝貴請託。我後來為解決電腦作業問題,乾脆就從電子計算中心作業課挖角,1974年2月21日廖如柏被我跟黃錦泩課長努力之下,調到電網股我的手下,讓電網股電腦程式開發與計算方便不少。

由於電網股人手嚴重不足,1974年除了挖角廖如柏外,倫老師幫忙當年分配給電網股顏世華、張木軍、李鈴惠,次年陳博士介紹留美碩士彭士開(後來跟研究所林淳義對調),1978、80年分別新進陳淞明、張建興等人。

1974年電網股楊添福所開發的Gauss-Seidal電力潮流程式計算速度較慢,倫老師請楊添福程式老手用牛頓(Newton-Raphson)法編寫另一套速度較快的電力潮流程式,但是比較容易發散。之後,廖如柏接手將高斯法與牛頓法電力潮流合併,先用高斯法計算後,再將其輸出作為牛頓法輸入,提高計算速度而且容易收斂得到結果。當時,廖如柏是程式編寫高手,但我對理論根據與計算原理公式較熟,兩人搭配,很快就完成這套程式,當然也託他曾經是電子計算中心電腦操作作業員,直接到計算中心測試程式,加速完成。除此之外,線路常數計算程式也是如此,參考孫運璿院長當年在TVA帶回來的線路常數計算公式,用Fortran編寫成電腦計算程式。

倫老師也很高興調度處有自己完整電力潮流程式,那時美國電業流行免費使用的費城電力公司電力潮流程式(PECO/LF: Philadelphia Electric Company/ Load Flow ),調度課長黃江滄好像到UTA出國時取得,倫老師交給我要求跟台電的電力潮流程式比對,驗證台電程式的準確性。我們花了好多時間Coding 打卡測試,結果還算滿意,我們就安心使用自己熟悉的電力潮流程式。

提到電力潮流程式計算,最麻煩的是要把列印在報表紙上的結果抄到電力系統圖上,每一個CASE都要花個把小時,相當費時也累人。我跟廖如柏想辦法,把MW、MVAR、KV等結果算好位置,直接印在報表紙上,再跟另外用透明繪圖紙所繪的電力系統圖套圖,起初用藍晒曬印出電力潮流圖。剛開始用電力系統圖為兩張報表紙大,後來有影印機,再將圖面縮小成一張報表紙,系統圖則用透明膠片繪製,套印電力潮流圖(圖10)。如此,可一目瞭然看到結果,方便很多。

調度處原始電力潮流圖圖10電力潮流計算結果套印圖

電網計算的另一重要程式-故障電力計算程式,電網股當時只有楊添福寫的Z-Matrix方法故障電流計算程式,只能計算三相短路故障。1975年留美碩士彭士開加入電網股後,我請他開發單、三相故障電流計算程式。他採用Sparse Bus Impedance Matrix方法開發一套Short Circuit Studies Program(圖11),該程式節省記憶體空間、計算速度又快,可計算單相、兩相短路、三相短路各種故障,功能滿彈性,適合大電力系統計算。

彭士開-單相故障電流計算說明書-1976-4-A圖11  彭士開1976年4月用Sparse Method所寫的故障電流計算程式功能說明

至於,電力系統暫態穩定度計算程式方面,當時倫老師請調度課程式股寫過負載預測與水火力協調電源程式的詹宏祺股長,參考美國電力公司(AEP)服務的Glenn W. Stagg與普渡大學電機系教授Ahmed H. El-Abiad共同編著的「電力系統分析電腦計算方法(Computer methods in power system analysis)」一書,開發編寫暫態穩定度計算程式。在我的印象記憶中,程式編寫怪才,脾氣也是很怪,倫老師經常跟他在調度大樓三樓走廊程式股辦公室討論,容忍他沒大沒小的脾氣。費了好久功夫,才完成只能計算First Swing的暫態穩定度程式。

1980年3月1日台北工專五專畢業的張建興高考及格分發到電網股,我發現他是滿Smart而且是寫程式高手,我記得首先他利用廖如柏編寫的電力潮流程式,增加順便計算故障電流功能。他除了電力高考及格外,還有電信高考及格雙證書,他到台電一年多,想跳槽到薪水更高的電信局。當時,倫老師剛高升副總經理不久,我也升任計畫課長,我特地拜託倫老師幫忙設法把他留下,安排進台電還沒滿兩年的張建興,破例派他出國到美國UTA研究一年。

他在UTA幫我寫一套完整的電力系統穩定度程式,那時候沒有Email,只能用書信連絡,他日夜努力趕工,陸陸續續把寫好的程式列印寄回給我並討論,我發現程式Fortran原始Code,許多Statement都用代號寫。後來,我的了解有番故事,他那時才25或26歲的小伙子,又是只有專科畢業,UTA學生攻讀碩、博士的一堆(包括現任台電總經理朱文成),很多人認為他只能做打卡輸入工作而已,激起他的好勝心,下定決心寫個穩定度程式,利用夜間測試,撰寫的程式有很多代號,不讓他人知道,不到一年,他就完成讓人刮目相看、博士們也不容易撰寫的電力系統穩定度計算程式。他的個性跟詹宏祺股長類似,怪才有怪脾氣,聽說程式他也不給UTA,還好他是台電自費去研究,沒有攻讀學位。

倫老師就我所知,從當調度處正副處長,以至副總經理,都非常鼓勵支持調度處自行開發電力系統分析計算程式,不管電網或電源方面,尤其在那商業軟體稀少的年代。我看到他很容忍程式怪才的怪脾氣,不會計較,鼓勵並分享我們的成果。潛移默化下,我對後起程式怪才,例如張建興也是如此,我記得在1985年到沙烏地阿拉伯支援台機社工作前,還特別交代在計畫課成立技術股,讓他擔任股長發揮他的專長。1986年8月我回國後,倫老師已經從台電副總經理退休,接任的副總與處長也不似從前倫老師的作風。1990年9月我再轉行去當電力調度第一線的中央調度監,離開計畫部門。程式開發工作就逐漸式微,張建興的怪脾氣不見容於長官,被調到電驛部門標置股,直到現在。我很感嘆才能沒有發揮,對公司滿可惜的。當然,在公家機關除了IQ外,EQ與團隊精神也要顧,不然,不可能一輩子碰到「伯樂」。不勝唏噓之餘,還真希望有個「倫老師」再現!

3.2.4 好學不倦與磨練

自1974年5月倫老師回任電力調度處處長到1980年6月升任協理(後改稱副總經理)期間,台電系統發生許多重要事件,諸如1974年南北345KV超高壓輸電線加入系統(圖12)、1976年1月6日台電系統全停電大事故(圖13)、1977年7月25日賽洛瑪颱風侵襲重創南部輸電系統事故(圖14、15)。1976年全停電後,台電委託美國西屋(WH)公司研究1976-1980年台電系統運轉檢討,1978年7月召開「第一屆台電系統檢討國際研討會」討論「台電系統與問題(Taipower System and Problems)」(圖16、17),包括1976年全停電及賽洛瑪與維拉颱風災害,以及未來五年系統運轉問題。

1974年第一路超高壓輸電線加入圖圖12台電第一路345KV超高壓輸電線加入時電力系統圖(資料來源:台電年報)

65-1-6 12-51全停電潮流圖圖13 民國65(1976)年1月6日全停電事故前電力潮流圖,12:51大林-高港161KV線路跳脫,佔全系統出力65%的大林電廠機組跳脫,引發全系統停電

賽洛瑪颱風-1977-7-25侵襲路線圖圖14民國66(1977)年賽洛瑪颱風路徑圖(包括預測路徑圖)

賽洛馬颱風08圖15 民國66(1977)年賽洛瑪颱風輸電線路災害圖(剛完工3年的超一路鐵塔倒了66座)

1978-7-第一屆台電系統研究國際研討會-3圖16 民國67(1978)年召開的第一屆台電系統檢討國際研討會資料目錄

1977台電系統圖-報括未來計畫圖17第一屆台電系統檢討國際研討會資料(包括1977年及未來計畫之系統圖)

這些重要事件,都是我擔任的電網股長(及兼任電源股長)任內時發生的,所以,跟當處長的倫老師都有密切的接觸與討論。當然,在曾經歷經戰亂苦讀出身,培養了刻苦耐勞又好學精神的倫老師手下,工作不會很輕鬆。他總是用一般人不容易聽懂的廣東腔國(英)語要求我們這個「Check、Check」,那個「Check、Check」。每天都很早到辦公室,很晚下班,經常下班時出個題目,第二天一早就問答案。他的辦公桌上,永遠都是有英文資料,尤其是目前IEEE Transaction 的前身AIEE的Paper,也是經常他一篇,我們也有一篇,有空他還會跟我們討論。所以,在他艱苦磨練之下,讓我學得更多、受益不盡。當然,那時沒有時下的勞基法加班問題(只有調度值班有加班費)。但是,處內有出國研習或升遷機會,他會優先考慮給那些戮力從公的部下。倫老師不善逢迎拍馬,也不喜歡屬下如此,只求努力工作、學術技術本位,獲得上級長官讚譽信任,潛移默化,讓當時電力調度處充滿好學努力的風氣。

倫老師除了工作做學問之外,對年輕的同仁的一般生活還滿關心的,我記得進台電公司不久,他經常跟我們提起一件事,就是要早點結婚,不要像他那麼晚成家(好像是35歲才結婚),至今還有小孩家累分心工作。我結婚生子後的體驗果真如此,所以我對年輕同仁成家前後的工作要求,也都有多一份考慮與體諒。

3.3退休時期與逝世

1985年倫老師從台電退休,轉任聯亞電機電機製造公司董事長,我那時在他推薦我去的沙烏地阿拉伯台機社巴哈電力處工作,負責協助沙國巴哈省電力系統運轉維護工作,我只拍個電報致賀。回台後,還曾到仁愛路聯亞電機辦公室親自拜候。1989年他又從聯亞退休,我跟張標盛、楊添福三位他的學生,到他潮州街家拜訪敘舊,看到他家客廳還擺滿書籍資料,讓我讚嘆老師退休還那麼好學!1990年他過70歲大壽,12月1日他在兄弟飯店宴請他的學生與老同事,事後還沖洗照片給我作為紀念(圖18)。

79-12-1倫副總經理7秩大壽宴會合影-簽名圖18倫老師70大壽宴請學生與老同事合照(右起許炳道、張標盛、鄭金龍、楊祖欣、倫老師、張文雄、李英杰、陳躬耕、楊添福)

民國83(1994) 年電力調度處長李森源升任專業總工程師,由倫老師的學生張標盛接任,他還特別蒞臨交接會場致賀(圖19)。不久,他就因病手術在家休養,我跟內人及張標盛楊添福同學到他家探病。倫夫人跟內人都是國中老師,談得滿投機的,其中談到倫老師同層樓、台電同仁的太太唐老師,跟我內人都是木柵實踐國中老師,倫夫人拜託唐老師不要洩漏他兒子哲明結婚喜訊給我內人的往事,我內人直說倫老師太客氣連學生部屬都不願驚動。當然也會談到一些婆媳、兒子留學的問題,我想這些都是我們這一代免不了的問題。1996年前些日子還很健談健康的倫夫人竟因病過世,倫老師哀痛不已,讓我感到非常震驚與不捨。還好大兒子哲明代替媽媽繼續照顧倫老師,學過中醫按摩的楊添福同學也常去幫倫老師按摩。

張標盛處長交接倫副總圖19 1994(民國83)年倫老師的學生張標盛升任電力調度處長時蒞臨會場祝賀

2003(民國92)年農曆春節年初二(2月3),我跟內人特地從台北開車到高雄探望住在女兒家的倫老師,他那時走路不方便,我們到床邊跟他聊天(圖20),倫老師精神還滿不錯,頭腦也還清楚,聊了一陣子,不便打擾太久,就依依不捨說聲再見回台北。沒想到這次見面是我最後一次見到倫老師,同一年9月25日,他就往生了!當時張標盛剛好在台電高雄訓練中心上課,就護送倫老師遺體回台北第二殯儀館。當然,他的老學生我跟張標盛、楊添福都幫忙處理後事,在景仰廳告別式後,一起送倫老師最後一程到林口,跟倫師母合葬於頂福陵園,盡了作為學生弟子的最後一份心意。

92-2-3年初三向倫老師拜年圖20 2003(民國92)年春節年初二到高雄探望倫老師,這是我們最後一次見面

四、後語

時光過得真快,倫老師仙逝已經10年了!我也退休五年了!緬懷倫老師過往種種,一時也寫不完!懷念他好學不倦、為人謙和,公正廉明,提攜後進,不求報答,而自奉儉樸勤勞,高風亮節,實為後世表率。這也是深深影響我擔任主管時,待人處事的作為,經常找Paper,讓年輕同仁研讀並簡報,順便增進英文程度;在不影響工作情形下,鼓勵在國內或出國進修碩、博士,提升工作學識與能力。當然,我也不善逢迎交際,只有奮力做好本分工作,退休就裸退過得心安理得!

際此倫老師十周年紀念的日子,回憶片段過往,分享給台電電力調度處的老同事與年輕後輩一些歷史記憶,共同體會文天祥正氣歌的「哲人日已遠、典型在夙昔」的感觸,讓電力調度處老前輩的精神永遠傳承下去。

參考資料:

1. 台電年報

2.台灣電力發展史-台灣電業百周年特刊

3.朱江淮回憶錄

4.倫卓材先生生平事略(訃聞)

廣告

About gordoncheng

我在含飴弄孫閒暇之餘,經常瀏覽到新聞、雜誌及媒體有關電業的報導,原來只PO在我的臉書上,跟老朋友分享!最近在我的部落格「Gordoncheng’s Blog』發現對電業有興趣同好還滿多的,但因本人孫女還小空閒時間不多,無法一一翻譯消化另寫文章,只好另闢專門PO電業新聞報導原文連結之「Gordoncheng’s 2nd Blog』,跟更多朋友分享!
本篇發表於 生活點滴與回憶,電業歷史 並標籤為 ,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3 Responses to 倫卓材老師逝世十周年紀念憶往

  1. LIU, YUINHONG 說道:

    今天是教師節, 看到鄭處長發表這篇文章, 讓我特別想念倫教授. 倫教授是我碩士論文的指導教授,啟迪我同步機及電力系統穩定度領域的研究, 得以一窺電力系統深澳的理論. 畢業後, 倫教授同時也引介我進台電工作, 至今三十餘年, 樂此不疲. 鄭處長則是我的好長官, 一路在電力調度領域給我諸多指導, 讓我工作領域大大成長, 實在衷心感謝! 遇到兩位好教授/好長官, 讓我工作充實又愉快, 實在是我的福氣 LIU, 2013年9月28日

  2. 引用通告: 台電公司電力調度處的老故事一則 | Gordoncheng's Blog

  3. 引用通告: 台電70大壽前夕重逢闊別40年九秩老長官話當年 | Gordoncheng's Blog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