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憶1997年南非電力第一次接觸電業自由化之旅(上)

追憶1997年南非電力第一次接觸電業自由化之旅(上)

目錄:

一、前言

1.1 台電與斐電技術交流之起源

1.2初次親身體驗電業自由化的機會

二、行程概述

三、參訪過程憶往

3.1 初訪Megawatt Park(百萬瓦公園)-斐電總公司

3.2 簡單隆重的開幕式與第一回合技術交流

3.3 飛抵開普敦造訪古柏核能及阿卡西亞尖峰電廠

3.3.1 參訪古柏核能電廠

3.3.2 訪問阿卡西亞尖峰電廠

  3.3.3 周末假日遊開普敦

3.4 參訪馬廷巴(Matimba)燃煤電廠及露天煤礦

3.5 參訪ESKOM中央調度中心

3.6 ESKOM總處第二回技術交流

3.7 閉幕式

3.8 南非首都普利托利亞最後巡禮

 

 

 

 

一、前言

1.1 台電與斐電技術交流之起源

南非(RSA: Republic of South Africa)自1948年實施種族隔離(Apartheid)制度以來,遭受聯合國及國際社會普遍抵制,國際地位極為孤立,跟1971年退出聯合國的台灣情況類似,而當時中國又支持反對南非政府的泛非主義議會(Pan Africanist Congress of Azania)。因此,南非跟台灣關係日趨密切,1976年台灣將1949年與南非建交的代表處升格為大使館,之後,雙方經貿大幅成長,1980年南非總理波塔訪問台灣,台電(TPC)與南非電力(斐電:ESKOM)公司雙方簽訂電力技術交流協定,1987年再簽訂電力技術合作合約,促進雙方在電力技術與電力事業管理方面的合作,正式以每年輪流主辦,並以專題討論方式舉行合作會議。

1.2初次親身體驗電業自由化的機會

1997年剛好是ESKOM與TPC簽訂電力技術合作合約的10周年。依合約規定由南非電力主辦「第10屆技術合作會議」,在南非約翰尼斯堡舉行。我很幸運跟李總工程師、電源開發處的曾課長、發電處的黃課長代表台電與會。此次會議主題包括了「斐電電力池競價制度」,讓我有機會第一次接觸到電業自由化的經驗。當然,也給我們順便認識南非的機會,如今一晃已經過了16年的光景,剛好我的老東家也再次推動「發電競價機制」工作。於是,趁機追憶16年前的電業自由化之旅體驗,分享給老同事老朋友! 

二、行程概述

這次到南非開會11天的行程如表1所示;當時由於中華航空台北直飛南非的班機,不巧在前一(1996)年底,可能是經濟(政治?)因素,華航停飛了1991年開航5年之久的航線。我們不得不在1997年2月11日花4個半小時航程搭華航到新加坡,於次日凌晨1:25轉搭新加坡航空飛了約11小時,才到南非的約翰尼斯堡。

猶記得在新加坡樟宜機場轉機候機時間,大概長達7個多小時,那天還是春節假期的年初五,為消磨時間,因而搭乘機場不出海關(中途不能下車)免費專人服務的觀光遊覽巴士,直接繞遊了新加坡市區一圈,觀賞夜景,由於華人的過年假期,年節燈飾街景美不勝收!讓我留下美好的記憶,也佩服新加坡政府對推展觀光不遺餘力的精神!

行程表                           表1 1997年訪問南非ESKOM行程表

南非地圖-GOOGLE EARTH-4圖1 1997年訪問南非ESKOM行程圖(背景地圖來自Google Earth)

斐電安排這次會議的行程,首先在約翰尼斯堡近郊桑德頓(Sandton)的總公司舉行開幕式與技術研討會;接著就搭南非國內班機飛往南非第二大城開普敦,訪問斐電唯一的古柏核能電廠及阿卡西亞尖峰電廠,並進行技術交流討論;然後在飛返約堡搭乘斐電公司的小飛機到北邊波扎那邊境的馬廷巴燃煤電廠訪問,並進行包括電力競價方面的實務技術交流;當天飛回約堡訪問在新莫潘(Simmerpan)斐電輸電事業團的電力調度處國家中央調度中心(National Control),跟我的同行技術交流與研討;再回總公司進行未完的技術交流研討,及閉幕式。

 

三、參訪過程憶往

風塵僕僕從時值寒冬的台北來到酷暑的南非約翰尼斯堡,的確讓人感到氣候變化莫名的新奇!當看到街上行人由黃臉孔換成黑皮膚,也是另樣的新鮮!抵達約堡那天晚上在桑德頓巴拉萊卡(Balalaika Hotel and Crowne Court)旅館享用一頓鴕鳥肉大餐,同樣叫我難忘!飯後聽到不能隨意到約堡Downtown逛街警告,又是另一驚奇!第一次造訪這遙遠的南半球國度,一切對我都是Interesting & Shock! 

3.1 初訪Megawatt Park(百萬瓦公園)-斐電總公司

當我們飛抵約翰尼斯堡國際機場,跟ESKOM來接機的馬利陸司(Maree Roos)經理交換名片時,發現斐電總公司的地址為「Megawatt Park」,覺得「百萬瓦公園」好特殊的地名,做為電力公司地址,的確非常相稱。

次日,正式拜訪斐電總公司,來到位於N1高速公路Western Bypass與M1高速公路交流道附近的「百萬瓦公園」,發現果然是一座公園,ESKOM總公司樓高只有四層,四周都是綠油油的草皮與樹木(圖3),讓常在大颱風吹襲會暈船27層樓高台電大樓25、26層辦公的我,羨慕之至。

在進入接待大廳前,看到一座「能源雕塑(Energy Statue)」,旁邊旗桿高掛南非與中華民國國旗(圖2),頗讓人感動,急忙拍照留念。其實,1993年南非非洲民族議會黨執政,結束白人統治以來,台斐邦交不穩消息不斷。在我們1997年2月訪問南非電力後不久,當年年底曼德拉總統就宣布1998年1月1日跟台灣斷交。所以國外看到國旗的確感慨萬千!

       63-ESKOM總處前國旗飄揚           圖2 「Megawatt Park」ESKOM總公司大樓前的「能源雕塑」與中斐兩國國旗

 

斐電總公司MWWATTpark后圖3 「Megawatt Park」ESKOM總公司大樓後方的廣大草坪與樹木

 

待我們一行四人來到接待大廳(圖4),進入一樓大廳辦公室公共區域,草木扶疏(圖5),綠油油的一片,賓客等候區(圖6)也是如此。這些景象台電的確找不到。

斐電總公司接待室圖4 ESKOM總公司接待大廳

 65-ESKOM森林大廳                       圖5 「ESKOM總公司一樓大廳中庭草木扶疏

 

61-ESKOM 大廳圖6 「ESKOM總公司一樓大廳賓客等候區

 

3.2 簡單隆重的開幕式與第一回合技術交流

第10屆技術交流會議開幕式,由斐電合約執行人能源管理處史德翰(Brian A. Statham)處長與台電代表團團長李總工程師共同主持。由於雙方交流已經10年了,兩公司彼此情況與兩國國情相互已有相當認知與了解,從早期較注重形式的往來,到現在採較不拘束而實際的議題研討,為更有利兩公司互相學習與借鏡的作法。所以開幕式簡單隆重,斐電特別為10周年製作有斐電與台電兩公司及十周年標誌之精巧徽章,贈與過去10年參與過合作會議的成員。接著就進行雙方第一回合的技術交流討論(圖7)。 

斐電總公司stathm 討論會圖7 斐電-台電第一回技術交流討論(左1為史德翰處長)會議,桌上有斐電及雙方國旗

 

3.3 飛抵開普敦造訪古柏核能及阿卡西亞尖峰電廠

隨著ESKOM的安排,在開幕式後當天下午,我們就由史德翰處長陪伴飛往非洲最南端南非第二大城也是立法首都的開普敦,訪問斐電古柏核能電廠及阿卡西亞尖峰電廠。下機後,到開普敦砲台山(Signal Hill)下,看得到獅頭(Lion’s Head)峰(圖8)的Arthur’s Seat旅館(圖9)安歇。

開普敦海濱之晨圖8 開普敦Sea Point海灘看得到砲台山的獅頭峰

開普敦arthur seat hotel

圖9 開普敦Sea Point Arthur’s Seat旅館

 

3.3.1 參訪古柏核能電廠

次(14)日天氣晴朗,史德翰處長陪同到開普敦北方約30公里海邊的古柏核能電廠拜訪,我們沿著海岸公路北上,在中途回頭清楚看到久仰的開普敦桌山(Table Mountain),於是找到海邊一座觀景台,讓我們欣賞知名的開普敦地標,有被譽為「上帝之餐桌」的桌山

在湛藍的海平面,聳立著一座山,山頂平坦得像一張桌子,常有白雲壟罩山頂從高漂流而下,人們說它是上帝的桌巾,這幅景象,可就是上帝的傑作!美不勝收!但上帝還在餐桌左邊放座魔鬼峰(Devil’s Peak)、右邊則置一座獅頭峰(Lion’s Head),讓你吃得心驚膽跳趕快吃完(隨便自我解說)!千里迢迢看到如此美景,我們當然拍了好幾張相片留念(圖10、11)。

桌山前圖9 開普敦地標桌山遠方前留影(中間為ESKOM史德漢處長、右一為陸司經理)

86-2-開普敦-桌山圖10桌山遠方前台電代表團留影(右起李森源、黃隆洲、鄭金龍、曾文輝),清楚看到桌山(中間)、魔鬼峰(左邊)、獅頭峰(右邊),山下則為開普敦市區

隨後不久,我們到達古柏核能電廠展示館停車場,遠看館前高處青天白日滿地紅國旗與南非國旗及ESKOM公司旗幟隨風飄揚著(圖11),到ESKOM第二次看到國旗,ESKOM接待人員的窩心週到,的確讓人感動!

86-2-開普敦核能電廠國旗圖11 古柏(Koeberg)核能電廠展示館前國旗飄揚

抵達展示館前,古柏(Koeberg)核能電廠 Peter Prozesky廠長(圖12、13)親自來接待我們,這位廠長曾在1989年跟另外ESKOM 輸電部門主管保護電驛協調的Malcoulm Fawkes(圖14)及業務部門工程師攜眷到台電研習半年,歸國後不久都升官當廠長,所以對來自台電的人非常親切。 

korborg核能電廠展示館前2圖12 古柏核能電廠展示館後方觀景台可遠眺桌山

keorberg核能電廠長合影圖13展示館後方觀景台古柏核能電廠方向與Prozesky廠長(中間)合影

 

69-南非1989-11-2電驛人員受訓合照 - Copy圖14 1989年台電斐電關係密切,當時派到調度處研習的ESKOM保護電驛協調Chief Engineer Malcoulm Fawkes(前排左三)的全家福,1997年他已高升火力電廠廠長

接著廠長親自跟台電團員簡報(圖15);這座1976年興建、分別於1984年一號機965MW及1985年二號機965MW商轉、法國法馬通(Framatome)製PWR核能機組,跟台電1978年興建、1984年第一部機與1985年第二部機各為951MW美國西屋(WH)公司製PWR核能機組,都是同年度商轉之90萬瓩級PWR核能機組。另外,各有不幸遭遇,古柏核能電廠曾在1982年建廠時遭受非洲國家議會(ANC: African National Congress )武裝攻擊,台電核三廠一號機則在1985年7月7日因次同步共振,導致葉片斷裂,氫氣外洩發生火災。

簡報後,我們進行技術交流,尤其有關電力自由化及競價制度的影響,還有這座開普敦最重要的電源(圖16),若有任何閃失,開普敦負載就得從北邊千公里外的電源,利用一路兩回線400KV輸電線遠距離來供應,對系統電壓及穩定度等運轉問題的衝擊影響及對策,雙方都交換了技術與經驗(圖17)。 

keorberg核能電廠長簡報圖15 古柏核能電廠 Peter Prozesky廠長簡報

 

ESKOM電力系統圖圖16 南非電力系統圖(資料來源:ESKOM網站)

keorberg核能電廠展示館2圖17 在古柏(Koeberg)核能電廠展示館雙方交換意見

當晚Prozesky廠長在開普敦中國餐廳盡地主之誼(圖18),為我們這群遠來的賓客接風,聊起八年前他在台灣的種種往事與美好記憶,賓主盡歡,更增進雙方友誼。 

開普敦晚宴peter2圖18 古柏核能電廠 Peter Prozesky廠長開普敦中國餐廳晚宴

  

3.3.2 訪問阿卡西亞尖峰電廠

參訪過古柏核能電廠後,史德翰處長帶領我們到開普敦另外一座電廠-阿卡西亞(Acacia) 氣渦輪電廠訪問。該廠係1976年興建,共有三部57MW氣渦輪發電機(圖19),總裝置容量171MW,氣渦輪與波音707引擎相同,設計效率30.3%。雖然我們造訪當時已經有21年的機齡,但維護的滿好的,近三年可用率達99.09%。

阿卡西亞電廠係依南非政府核能安全委員會發照規定興建,作為古柏核能電廠後備電源。廠址坐落在阿卡西亞400/132KV超高壓變電所內,可由在約翰尼斯堡的ESKOM中央調度中心遙控起停,提供後衛電源及全黑啟動之用。

阿卡西亞電廠與開普敦東方約60公里的波美特(Palmiet)抽蓄電廠同屬一尖峰電廠,當時廠長為特利莫斯(Terry Moss),也親自來接待我們,由工程師解說電廠狀況與競價制度運作情形(圖20),當然對自由化後的影響,及對ESKOM系統長距離連接的開普敦地區供電,尤其是無效電力供應的支援,及全黑啟動都交換了意見(圖21)。

acarcia氣渦輪機圖19阿卡西亞氣渦輪電廠 三部57MW機組

 

acarcia氣渦輪廠簡報3圖20阿卡西亞電廠工程師解說電廠運作

 

acarcia氣渦輪廠簡報圖21在阿卡西亞電廠技術交流

在阿卡西亞電廠技術交流後,莫斯廠長作東請我們到開普敦北邊的法國區法蘭舒克(Franschhoek)鄉下餐廳用午餐(圖22、23),餐廳建在幽靜的山谷丘陵上方,可俯瞰盡是葡萄園整個山谷,對面山脈綿延,讓我們欣賞到一幅開普敦酒鄉、及美麗如世外桃源般的鄉村景色(圖24),尤其在清風徐來涼爽的室外用餐,的確是難得的一份享受!

鄉村餐廳合照圖22阿卡西亞電廠莫斯(左1)廠長作東,在法國區法蘭舒克鄉村午餐留影

 

鄉村餐廳精緻甜點圖23 開普敦法國區法蘭舒克鄉村午餐可口的冰淇淋

 

86-2-開普敦法國區圖24 開普敦法國區法蘭舒克鄉村餐廳前的葡萄園鄉村美麗景色

 餐後,莫斯廠長順路響導我們參觀南非最古老之一的法蘭舒克小鎮(圖25、26),原來法蘭舒克(Franschhoek)是荷蘭語的「French Corner(法國區)」,遠在1688年法國雨格諾(Huguenot)改革教會的新教徒難民遷徙到南非,當時荷蘭政府劃定此山谷給予定居,後來逐漸發展,並把法國故鄉種葡萄釀酒文化帶到此地,發揚光大。因此,在法蘭舒克街底有座雨格諾紀念碑(Huguenot Monument)(圖27)來紀念他們對開普敦殖民地的文化與宗教的貢獻。

開普敦-法國區圖25 開普敦法國區法蘭舒克,古老的荷蘭式建築

開普敦-法國區3圖26 開普敦法國區法蘭舒克另一保持古老荷蘭式建築

 

開普敦-法國區5圖27 1945年完工的法蘭舒克的雨格諾新教徒紀念碑(Huguenot Monument),三大拱門代表三位一體的聖父、聖子、聖靈。

 

遊罷法蘭舒克充滿古老荷蘭建築的小鎮,沿著R45號公路返回開普敦,道路兩旁盡是葡萄園,遠處還有丘陵與高山,好像來到法國鄉村,風景幽靜優美,讓你忘返!當然,在路上也看到鐵皮屋簡陋的黑人社區(圖28),大概這些都是為那些葡萄園主人摘種葡萄的勞苦的人們所住的。的確,這一幕讓我深深感到黑白種族隔離政策下非白人子民的辛酸。

黑人住宅.2JPG圖28開普敦往法蘭舒克美麗山谷路旁的黑人社區(翻自錄影帶不清楚)

 

3.3.3 周末假日遊開普敦

ESKOM安排的電廠訪問行程結束剛好是周末。於是,史德翰處長就帶領我們到開普敦附近參觀。首先,我們來到信號山(Signal Hill),又有人叫砲台山,原來這海拔約350公尺山頂平坦的山丘,視野奇佳,起初用信號旗幟報告氣候狀況,但天候不佳時,船隻就看不見信號旗幟,到了1806年的年代,每天中午12點整,海軍會在信號山的砲台發射正午信號砲彈(NOON GUN)聲響給停泊船隻對時,或者有船難時,也會發射警告信號砲。

當我們登上砲台山頂(圖29),首先映入眼簾的是那座美麗的桌山,卓山山頂的纜車站也清楚看得見,可惜當時纜車在整修,不然搭纜車登上1084.5公尺的桌山,更是一件難忘的旅程。轉向右方,就看到669公尺高的獅頭(Lion’s Head)峰(圖30),山峰下連接到平坦的信號山,所從遠處看來,好像埃及開羅的人面獅身(Sphinx)。再往桌山下方就是開普敦市區(圖31、32),沿著山坡,許多白牆紅瓦的房子,山邊的豪華大廈,的確是名不虛傳的美麗城市!

桌山前-砲台山公園圖29從開普敦信號山頂看卓山

  

桌山前-砲台山公園2圖30從信號山頂看獅頭峰

 

54-卓山前留影圖31從信號山頂看卓山與部分開普敦市區

   

11遙看桌山開普敦市區圖32從信號山頂看開普敦市區與卓山

 再轉向大海,就是大西洋的桌灣(Table Bay),在桌灣海中看見有座約五平方公里的小島,就是羅本(Robben Island)島,荷蘭語原意是海狗島,這島上有座著名的政治犯監獄,曾關過南非前總統曼德拉(Nelson Mandela) ,他坐了27年的牢獄生崖,有18年在此島上度過。

12眺望關曼德拉監獄島圖32從信號山頂看桌灣的羅本島(Robben Island)

欣賞過了信號山的風景,下山來到開普敦著名的好望堡(Castle of Good Hope),這座1666年~1679年興建的荷蘭東印度公司古老城堡,保持著原貌,原來是在海岸邊,現在已經移到內陸了。我們遠遠就看到城堡上高掛六支飄揚的歷史旗幟(圖31),從右到左分別為荷蘭威廉王子旗、大不列顛旗、巴達維亞旗、聯合王國旗、老南非國旗、目前南非國旗。城堡護城河旁還展示古老的大砲(圖32),留下許多殖民時代當時的歷史證據。

開普敦古堡3圖33 1666年開始興建的開普敦好望堡,高掛著6隻南非歷史國旗

 

開普敦舊城圖34開普敦好望堡護城河邊展示的古老大砲

 接著往開普敦港邊的路上,我們經過跳蚤市集,也停下來逛一下開普敦攤販展售的物品,購買些當地特殊的工藝紀念品作為小禮物,體驗非洲購物的樂趣。

開普敦紀念品攤販圖35開普敦跳蚤市集買紀念品

 快到傍晚時刻,我們來到南非最著名的開普敦港的V&A港邊水岸(Victoria & Alfred Waterfront)(圖36),此港名紀念1860年建港的英國維多利亞女王之第二位王子阿佛雷德,以女王母子命名。

走在港邊人行步道,陣陣涼爽的海風襲來,舒適地欣賞停滿船隻的港景,遠眺覆蓋著白雲的桌山(圖37~39),可惜沒看到瀑布式的流雲餐巾。但港邊遊客如織,露天酒吧也擠滿客人,當晚史德翰處長就在港邊餐廳作東,招待我們龍蝦大餐(圖40),又是一次室外用餐的體驗,但場所改在海風徐來、人來人往、偶而聽到船笛聲的港邊水岸,的確是另番難忘的異國饗宴享受!

86-2-開普敦港2圖36開普敦港維多利亞與阿佛雷德海濱

 

25-開普敦港圖37開普敦港濱水岸

 

24-開普敦碼頭-史泰生圖38開普敦港維多利亞與阿佛雷德海濱渡船頭

 

56-開普敦港麥哲倫相前留影圖39 開普敦港邊海德布蘭德餐廳前的船梶街頭藝術

 

28-開普敦港邊夜宴圖40 開普敦港邊室外餐廳龍蝦大餐

 星期天早上一大早,我們從開普敦啟程,沿著M6維多利亞公路往南好望角方向,去欣賞比美台灣東海岸的美景。的確,這裡跟東台灣及東北角風景很相像,左邊為高山,右邊就是湛藍的大西洋,海上不時可看到成群的海豚跳躍(圖41),引人注目不已。還有遠眺廣闊的大西洋,海面波濤洶湧,讓你遙想到1486當年發現開普敦的葡萄牙航海家迪亞士帆船航行的情景! 

60-好望角鯨豚圖41大西洋上成群結隊的海豚在追逐跳躍

沿著美麗曲折蜿蜒的海岸公路,加上天氣晴朗,偶爾飄來白雲,襯上深藍的大西洋,讓你心曠神怡!不久我們越過山嶺,來到著名的豪特灣(Hout Bay:荷蘭語意思為「木材灣」,當年荷蘭先民移民開普敦,都利用此地木材來建住屋),於是,我們下車到那白色海灘逛一圈,遠眺半島最南端盡頭就是好望角(Cape of Good Hope),好期望可以到那裏一遊,但因今天要飛回約翰尼斯堡時間不夠,只有等下次再來。

開普敦-好望角海水浴場4圖42大西洋側的豪特灣(Hout Bay)海灘

開普敦-好望角海水浴場圖43大西洋側的豪特灣(Hout Bay)海灘,後方遠處盡端就是好望角(Cape of Good Hope)

稍事逗留,繼續上車趕路,這一段路就是著名的查普曼峰路(Chapmans Peak Dr),風景比美台灣東部的蘇花公路,部分路段類似清水斷崖,左邊山壁還會落石,是許多腳踏車族或重機族的最愛,一路上都看到他們的身影呼嘯而過。中途我們在一處視野甚佳的觀景台休息,欣賞對岸豪特灣突出的岩石岬角,從各種角度看來形狀都不同,有的人說像隻烏龜,有的則說像犀牛角,但南非人卻叫它是「守護神(Sentinel)」(圖44~46),可能它像靜靜的哨兵(Sentinel)一樣守在豪特灣的進出海口。

從這觀景台右手邊可欣賞到對面像龜山的守護神與豪特灣及小獅頭(Little Lion’s Head)尖山(圖44);左手邊往南方向,這段路就類似台灣花蓮的清水斷崖般的驚險,盡頭可以看到斯蘭科普(Slangkop)燈塔(圖47、48),再往南最末端岬角就是好望角。我們在讚嘆美景之際,突然聽到台語交談的遊客,讓我們意外地很難得碰到台灣老鄉,他鄉遇國人的驚喜,大家親切打招呼(圖49),就互道珍重再見!

29-龜山半島前合照圖44在查普曼峰路看豪特灣的守護神(Sentinal)

 

好望角途中roose stathm圖45 豪特灣的守護神前與ESKOM史德翰處長(右1)及馬利陸司夫婦合影

 

32-龜山半島風景照圖46大西洋側的豪特灣守護神

31-龜山半島前海岸風景圖47豪特灣守護神正對岸查普曼峰路往好望角看斯蘭科普(Slangkop)燈塔,再往南就是好望角 

30-龜山半島前合照2.jpeg圖48查普曼峰路(Chapmans Peak Dr)與湛藍的大西洋

33-龜山半島前他相遇台客圖49查普曼峰路上守護神對岸觀景台,在他鄉意外碰到台灣故鄉遊客

欣賞過這難得的海灣景色,我們就依依不捨沿著M6號公路再往南趕路。不久,前方海岸出現一條很長條的白色沙灘,也就是諾特虎克(Noordhoek bay)海灘。但我們趕時間,沒停下來參觀,就繼續前行,這時公路未再沿海岸走而是轉往內陸,開始跨越開普半島,當我們來到與M65號公路的交叉點,並未右轉康美傑(Commetjie)路南下到好望角,而是左轉來到印度洋岸的魚釣(Fish hoek)鎮,沿著印度洋佛斯灣(False Bay)的M4號濱海公路跟鐵路平行北上,欣賞印度洋暖流的風景,直到著名的穆仁伯格(muizenberg beach)海灘(圖50)才停下來,一睹衝浪者的天堂。

這裡有白色的沙灘,湛藍的印度洋,還有一波波的大浪,周而復始往岸邊拍打,載浮載沉的衝浪者及沙灘上日光浴的遊客,遠處是開普半島,盡端為好望角印度洋端的岬點(Cape Point)。海灘入口有座大型的遊客中心(圖51),沙灘邊也有五顏六色的更衣小屋,設備齊全。

開普敦-好望角海水浴場2圖50印度洋佛斯(False)灣南非著名衝浪穆仁伯格(muizenberg beach)海灘,背後盡頭就是好望角印度洋端的好望角點(Cape Point)

 

34-海水浴場圖51印度洋佛斯灣海濱穆仁伯格海灘

開普敦-好望角海水浴場3圖52印度洋海濱穆仁伯格海灘遊客中心

 兜留不久,將近中午,我們又急忙上路,往內陸的最後目的地大君士坦蒂亞(Groot Constantia)酒莊。我們順著M4號公路北上,經M3號高速公路再轉鄉間道路,看到許多綠油油的葡萄果園(圖53)後,沒多久就來到南非最古老的大君士坦蒂亞酒莊(圖54)。

這家酒莊是1685年荷蘭東印度公司好望角總督西蒙范德史特爾(Simon van der Stel)所創立,中間曾被政府收購,1925年莊園燬於一旦,後經重建,1969年莊園成為南非文化歷史博物館,1993年轉手給大君士坦蒂亞信託基金會,由伊吉軻南非博物館(Iziko South African Museum,)負責專門展示開普敦殖民時期農奴生活的歷史。

我們參觀了古木參天圍繞,古色古香開普敦荷蘭式莊園(圖55),進入附設充滿荷蘭古老擺設的餐廳,品嘗南非著名的開普敦葡萄酒(圖56),享用在地的午餐,又是一番異國風味饗宴,之後,就結束這趟開普敦之旅,搭機飛返約翰尼斯堡。

往好望角途中葡萄園圖53綠油油的葡萄園

  

35-酒莊圖53大君士坦蒂亞(Groot Constantia)酒莊之古早荷蘭莊園建築

酒莊2圖54大君士坦蒂亞酒莊另外古早荷蘭建築

 

往好望角途中酒莊午餐圖55古老酒莊品嘗南非葡萄美酒乾杯享用午餐


3.4 參訪馬廷巴(Matimba)燃煤電廠及露天煤礦

飛返約堡次日,馬不停蹄又要到南非北方約400公里外波札那(Botswana)邊境的馬廷巴電廠訪問。為了節省時間,史德翰處長安排搭Sapphire Executive Air的小飛機(圖56)專機前往。這是我們第一次坐8人坐小飛機(圖57)的經驗,顯得格外興奮與新鮮。那天剛好天氣晴朗,飛機翱翔在天際,俯瞰地面南非洲大陸,盡是灌木草原、低矮丘陵,只是不見成群的非洲動物。不到一個鐘頭,就降落在伊利拉斯小機場(Ellisras Airport)(圖58),比起開車大概要5小時車程快速又安全多了。

eskom航空sapphire executive air圖56搭小飛機到約堡400公里外的馬廷巴燃煤電廠訪問

eskom航空sapphire 機上-往matimba電廠圖57小飛機內部好像只能做8個人

Image (53)圖58降落在簡陋的伊力拉斯(Ellisras Airport)小機場

我們搭上接機的馬廷巴電廠專車來到電廠,羅克斯(Clive le Roux)廠長親自簡報介紹馬廷巴燃煤電廠(圖59),並請多位主管及工程師跟我們技術交流討論,尤其是電業自由化與競價及電廠運轉議題,雙方都深入討論,並到現場參觀實作,讓我們受益良多。

馬廷巴燃煤電廠是在1981年開始興建,1988~1993年陸續完工商轉,共有6部665MW發電機組,總裝置容量高達3990MW,設計效率35.6%,升載率約每小時28.57%,每年發電量約240億度,年用煤量約1460萬噸。

馬廷巴燃煤電廠是世界最大氣冷式發電廠,主要是在內陸缺水的關係;煤炭則利用長7公里的輸送帶,從古魯給樂(Grootegeluk Colliery)露天煤礦直接輸送到廠,屬於礦口電廠。這些特性都是台電燃煤電廠大不相同的。

matimba廠長簡報圖59馬廷巴電廠廠長簡報

緊接著馬廷巴電廠工程師帶我們到廠房實地參觀。首先,到控制室參觀實際運作,特別在電力競價的操作與相關設備方面,我們都詳細請教運轉操作人員,並到廠房參觀一字排開的6部665MW發電機組 (圖60)。

86-2 Matimba電廠660mw發電機圖60馬廷巴電廠壯觀的發電機廠房

然後,到一樓參觀我們最好奇的德國GEA製氣冷式冷凝系統(Direct air-cooled condensers)之送風機與冷凝器支持廊柱,三排24根巨大廊柱好似埃及洛克索神廟的大廊柱(圖61-62),煞是壯觀。抬頭往上看,跟飛機螺旋槳般的超大送風機(Forced Draft Fan)電扇(圖63),真是開了眼界,到樓上室外走道上,目睹拆下來長約2公尺多的電扇葉片,的確真正有夠大。

86-2 Matimba電廠氣冷式冷凝器支柱

圖61壯觀的氣冷風扇支持廊柱

matimba冷凝器大柱圖62實地參觀氣冷風扇系統,支持廊柱跟人身高對比更顯得高大

matiba電廠冷凝器大風扇2圖63壯大的送風機風扇支持結構

matiba電廠冷凝器葉片

圖64氣冷風扇葉片

馬廷巴電廠之氣冷冷凝器係由許多熱鍍鋅鋼翅片管束模組安裝在A形架組合而成,也就是使用橢圓管及矩形翅片(A-型管)組合之雙管排設計,並架在又粗又高的水泥支柱上,以便將空氣強迫送入冷卻。

接著我們進入氣冷冷凝器內部一座A字型管排(圖65),看它如何散熱。剛踏入高空鐵格地板,有懼高症者不敢往下看,走道一人高的馬達旁,像颱風般的強風向上往A字屋頂吹,將流過翅片管內發過電的熱蒸氣熱量吹走,達到冷卻效果。親身體會這種難得的人工颱風經驗,讓我永難忘懷。然後,來到室外廠房屋頂高處往下看清楚氣冷冷凝器外觀,48座A字型管排出現在眼前(圖66~67),真是壯觀極了!

matimba冷凝器大馬達2圖65氣冷風扇馬達與冷凝器(A字形狀管路)

86-2 Matimba電廠氣冷式冷凝器圖66從外觀看冷凝器(A字形狀傾斜管路)

matiba電廠冷凝器頂樓圖67冷凝器室外牆

matimba開關場圖68冷凝器室外牆與開關場

我們在冷凝器室外走道,從高處鳥瞰400KV開關場(圖68、69)及延綿七公里多的運煤輸送帶。馬廷巴電廠共有六回400KV超高壓輸電線引接,右前方的那條400 KV EHV線是連接到波札那轉接辛巴威等鄰國。至於那直接輸送煤炭到電廠的輸送帶(圖70),也讓我們開了新見識,從電廠有80天存煤的儲煤場右方,好像一條長龍筆直往前盡頭,大概就是古魯給樂露天煤礦了。看了電廠相關設施,我們順便觀光電廠四周景色,這邊非洲大陸盡是低矮灌木與草叢,一片綠油油的,只是沒看到電影中成群的大象、斑馬、羚羊、老虎或獅子等動物。

matimba開關場2圖69 400KV開關場與400KV輸電線引出線

matimba儲煤場圖70儲煤場與從7公里外礦口來的煤炭輸送帶

來到這人煙稀少的馬廷巴電廠,廠長只好在電廠內餐廳,請我們吃頓簡單的午餐,大家邊吃邊聊繼續交換意見(圖71)。飯後稍作休息,電廠安排我們到古魯給樂露天煤礦參觀。礦場親切招呼我們,少不了簡報,當然有我最興趣的實地參觀「露天煤礦」(圖72)。 來到現場,看到像在開挖人工湖的露天礦場,一層層的從上而下開挖,只用挖土機隨地挖就是煤炭,跟我小時候故鄉南庄那邊煤礦要挖到地下好幾公里,才有煤炭的情境,只能羨慕上帝照顧南非子民!

我們仔細端詳這開口煤礦如何將挖起來的煤炭搬運出來。遠遠看見我從來未曾看過如此巨無霸大卡車載著煤炭轟隆隆而來,等到靠近,特地近距離參觀,只見輪胎半徑就有我一人高,車斗約有四人高(圖73、74),的確夠驚人。大卡車將煤炭載到儲煤場,再用輸送帶將煤炭輸到七公里外的電廠。

matimba廠長午宴圖71在荒郊野外的電廠,廠長在電廠內請吃午餐

matiba露天煤礦圖72 古魯給樂(GROOTEGELUK ) 露天煤礦

86-2 Matimba露天煤礦大運煤卡車圖73 古魯給樂露天煤礦超大運煤卡車,車輪半徑就有一人高

matimba露天煤礦大卡車2圖74超大運煤卡車,車斗頂有四人高

3.5 參訪ESKOM中央調度中心

搭專機訪問馬廷巴電廠一天就來回約翰尼斯堡,第二天到離ESKOM總公司約30公里外的輸電事業部拜會我的同行電力調度處,格蘭基(Juan H.La Grange)處長(圖75)召集相關人員跟我們討論交流電業自由化及調度運轉相關議題(圖76、77),這裡是電力競價執行最重要的單位,當然我們不會錯過機會請教,並參觀有關設施,諸如調度指令電力競價電話通訊錄音設施(圖78)等等。

調度處長圖75拜會ESKOM電力調度處長格蘭基(中間)

51-造訪調度處圖76 跟ESKOM電力調度處長格蘭基討論議題

調度處簡報2圖77跟ESKOM電力調度處主管人員(未來的女中央調度監)討論議題

調度中心錄音設備78 ESKOM電力調度處調度中心錄音設備

 

3.6 ESKOM總處第二回技術交流

在ESKOM停留最後第二天,史德翰處長安排拜會ESKOM摩根(Allen J. Morgan)總經理,雙方親切問候並互贈紀念品(圖79、80)。

ESKOM CEO拜會圖79 拜會ESKOM摩根總經理

 

CEO交換禮物圖80 拜會ESKOM摩根總經理交換紀念品

之後,ESKOM跟台電雙方繼續尚未談完的議題,除了台電提出的「斐電電力池競價制度」主題外,斐電也提出之討論議題包括:「台電與IPP協商近況、購售電合約主要項目、引進IPP時程、IPP與台電機組之調度問題、IPP對電價之影響、核四工程進度、水力電廠中央自動控情況等七項。」。台電代表針對各項議題作簡報(圖81、82),進行交流討論交換意見。

簡報2圖81 繼續未完之議題討論與技術交流

 

簡報群圖82 跟ESKOM與會討論人員合照紀念

 

3.7 閉幕式

當(2月19日)天下午在斐電總公司舉行閉幕式,由斐電合約執行人史德翰處長與台電李團長共同主持。斐電實施電力池競價制度關鍵工作之陸司經理報告本次合作會議議題之交換意見與成果摘要。台電李團長對ESKOM為第10屆合作會議之安排、陪同,以及與會的斐電朋友們,表達誠摯謝意,尤其是斐電認真、真誠與不吝提供參考資料,更令台電代表感佩。

當晚,ESKOM發電事業部負責人克魯基司 (Bruce Crookes) 執行董事特別在中國餐廳設宴為台電代表餞行(圖83),互贈紀念品,為我們這次合作會議作個圓滿句點。

59-中國餐會後合影圖83 ESKOM發電事業部負責人克魯基司餞行晚宴

 

3.8 南非首都普利托利亞最後巡禮

1997年2月20日下午我們從約翰尼斯堡搭新加坡航空經新加坡回台。在當天早上,還有候機空檔,陸司經理與另位ESKOM公關部門小姐陪同我們到建於1855年,以移民先驅波爾人領袖普利托里奧斯(Marthinus Pretorius)命名的南非首都普利托利亞(Pretoria),參觀南非總統府及紀念1830及40年代從開普殖民地大遷徙到此地的先民開發(Voortrekkers Monument)紀念堂,以及大使館區我國大使館作最後巡禮。

到達聯合大廈(Union Buildings)總統府前(圖84),發現是一座半圓形砂岩的建築物,位於普利托利亞最高處,當天星期日沒有看到任何憲兵警衛,可自由參觀。再往前方看去(圖85),沿著山坡,種滿許多花草樹木,怪不得普利托利亞有花園城的美譽。

來到先民開發紀念堂(圖86),在下方停車場就看到40公尺高花崗岩有點埃及款式的建築聳立在眼前,莊嚴肅穆,我們拾級而上,進入紀念堂大廳參觀,四周牆上,雕刻著當年先民大遷徙故事的種種艱苦事蹟,以及跟祖魯人之血河之戰(Battle of Blood River)的故事,頗為感人。在紀念堂中央有座刻有「Ons vir Jou, Suid-Afrika』意思為「我為你,南非!』的紀念碑,每年的12月16日紀念「血河之戰』那天,太陽光線會從屋頂天窗直射在紀念碑頂,代表上帝祝福努力與活著的先民,頗有創意的設計構想。

遊罷南非歷史景點,驅車前往普利托利亞使館區,從車上看到各國使館,最後到我國大使館前繞一圈,做最後巡禮,10個月後,1998年1月1日台斐斷交,感觸良多!

66-南非總統府圖84 普利托利亞(Pretoria)南非總統府

 

南非總統府前圖85南非總統府前方

 

 

 

 

 

67-祖魯紀念館圖86 紀念1830及1840年代大遷徙先民先驅的Voortrekkers Monument(後面雕像為當時布爾人婦女與小孩)

[未完請續接「追憶1997年南非電力第一次接觸電業自由化之旅(下)』]

About gordoncheng

我在含飴弄孫閒暇之餘,經常瀏覽到新聞、雜誌及媒體有關電業的報導,原來只PO在我的臉書上,跟老朋友分享!最近在我的部落格「Gordoncheng’s Blog』發現對電業有興趣同好還滿多的,但因本人孫女還小空閒時間不多,無法一一翻譯消化另寫文章,只好另闢專門PO電業新聞報導原文連結之「Gordoncheng’s 2nd Blog』,跟更多朋友分享!
本篇發表於 電業自由化 並標籤為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2 Responses to 追憶1997年南非電力第一次接觸電業自由化之旅(上)

  1. 引用通告: 南非電力遭遇七年來最久的輪流限電,空降CEO救援停電危機 | Gordoncheng's 2nd Blog

  2. 引用通告: 南非電力遭遇七年來最久的輪流限電,空降CEO救援停電危機 | Gordoncheng's 2nd Blog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