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電韓電日本電力公司負載成長與長期預測之比較

台電韓電日本電力公司負載成長與長期預測之比較

目錄:
一、 前言
二、 台電、韓電與日本電力公司歷年負載曲線
2.1各電力公司成立背景
2.2各電力公司尖峰負載變遷推移
2.3各電力公司歷年發購電量變化
三、 各電力公司歷年長期負載預測比較
3.1 台電長期負載預測
3.2 日本長期負載預測回顧
3.2.1 全日本(10社)綜合長期負載預測
3.2.2日本前六大電力公司長期負載預測
3.3 韓電長期負載預測回顧
四、 後語
參考資料:

一、前言
今(2012)年是台電多事之秋,從4月政府宣布油電雙漲,台電就被批評備用容量過高,發電機組閒置浪費,10月核四被爆料出包,引起廢核聲浪,正反雙方各說各話,一邊說會限電,另方講電足夠,到底真相如何?

備用容量太多或會不會缺電,其中重要因素之一就是「系統負載(用電)」,但用電是操之在用戶,電業可著墨控制的不多(以價制量除外),到底台電負載成長會不會飽和,停止直線上升?撇開高深的學術理論,看看別的先進國家走過的足跡,尤其亞洲的日本,台灣的許多產經工商、社會與生活發展變化方面,跟日本滿多相似。用電成長的過程,日本過去的腳步或未來的方向,從中是否可得到部分答案? 我特地蒐集日本、台灣與韓國電業資料如后,來探索答案。

二、台電、韓電與日本電力公司歷年負載曲線
2.1各電力公司成立背景
第二次世界大戰後,同樣飽受戰火蹂躪背景相同的台灣、南韓、日本之電業各自發展概略如下:

  • 台灣電力公司(TPC:Taiwan Power Company)成立於1946年5月1日,至今已有66年的歷史,前身為1919年日治時期成立的台灣電力株式會社;
  • 韓國電力公司(KEPCO: Korea Electric Power Corporation) 則在1961年7月1日由三家區域電力公司(Chosun Electric Co.、Kyungsung Electric Co.、Namsun Electric Co.)合併成立南韓單一的國營韓國電力公司(KECO:Korea Electric Company),1982年改名KEPCO,去年剛慶祝過50周年。但在2001年推動自由化,成立韓國電力交易所(KPX: Korea Power Exchnge),將KEPCO的發電業切割為六家發電公司分別為:

(1)韓國核能水力發電公司(KHNP: Korea Hydro & Nuclear Power Co. Ltd.)、
(2)韓國東南發電公司(KOSEP: Korea South East Power Co. Ltd.)、
(3)韓國中部發電公司(KOMIPO: Korea Midland Power Co. Ltd.)、
(4)韓國西方發電公司(WP: Korea Western Power Co. Ltd.)、
(5)韓國南方發電公司(KOSPO: Korea Southern Power Co. Ltd.)、
(6)韓國西東發電公司(EWP: Korea East West Power Co. Ltd.),

KEPCO為六家發電公司的母公司,負責輸、配電業務,原計畫將發電公司出售,配電業
分割的自由化計畫,因抗爭停止進行至今。

  • 日本九大民營電力公司(北海道東北北陸東京中部關西中國四國九州電力)係於1951年盟軍佔領期間電業重整 ,將戰爭期間合併五家電力公司(東京電燈、東邦電力、大同電力、宇治川電氣、日本電力)成立之日本發輸電公司(Nihon Hatsusoden Co)與九家配電公司,以美國電業發、輸、配電垂直整合電力公司為範本,分成九區於當年5月1日分別成立,至今也有61年的歷史。此外,1972年美國將琉球移交給日本,沖繩電力成為日本第十家電力公司。

2.2各電力公司尖峰負載變遷推移
走過一甲子多的各個電力公司轄區,每年系統尖峰負載紀錄詳如下圖,圖1為日本(9家電力公司合計)、韓國與台灣電力公司歷史紀錄,圖2則為日本前六大電力公司與台電及韓電系統尖峰負載個別比較曲線:

圖1  1951-2012年台電、韓電、日本(9社綜合)電力公司尖峰負載變化(資料來源:台電公司韓國EPSIS日本FEPC網站)

從圖1顯示60幾年來日本、韓國及台灣三個相鄰國家每年尖峰負載(小時平均最高用電量)的成長變化情形,代表各國經濟與人口成長、產業結構與工業化、人民生活水準,甚至氣候與電價及負載管理的變化。同時也可看出日本尖峰負載很早就領先台灣與韓國,到1994年以後尖峰負載成長停滯緩和;台灣在1988年以前領先韓國,之後就被韓電超過,到2007年尖峰負載增長和緩,有步上日本的後塵現象;韓國早 (1950-1953) 年遭受韓戰影響,尖峰負載落在日本與台灣之後,1988年後持續成長,雖然1998年有負成長,但接著又直線上升,至今還未停歇。

圖2  1951-2012年台電、韓電、日本6大電力公司尖峰負載變化(資料來源:台電公司韓國EPSIS日本FEPC網站)

圖2將日本前6大電力公司跟台電、韓電兩大電力公司62年來的尖峰負載做個比較,其中早期1985年代日本排序前四大東京、關西、中部及九州電力都超過台電與韓電。之後,台電尖峰負載直線上升,2005年領先日本第2大關西電力,韓電更不輸台電,在2009年超越日本第一大的東京電力。
從圖2也看出日本六大電力1994年以後尖峰負載成長和緩停滯,台電則在2007年慢日本13年開始有趨緩現象。韓電至今尚未顯現成長停滯情形。

圖3 1951-2012年台電、韓電、日本(9社綜合)、東京、中部、關西、東北電力公司以歷年最高尖峰負載為100%基準之變化曲線

將1951-2012年間台電、韓電、日本(9社綜合)、東京、中部、關西、東北電力公司之尖峰負載,除以歷年各公司最高尖峰負載(100%),所繪出佔最高尖峰負載百分比負載變化曲線如圖3,更容易來比較各公司尖峰負載成長情形。其中以關西電力成長與飽和最快,中部與東京其次,東北殿後,之後才輪到台電與韓電。

圖4 1951-2012年台電、韓電、日本(9社綜合)、日本9大電力公司增至最高尖峰負載年代比較曲線(以歷年最高尖峰負載為100%,30%開始按每增10%之年度比較)

將圖3各電力公司尖峰負載成長佔歷年最高尖峰負載百分比,從超過30%開始,每增10%,至90%後每增5%,標出發生年度如圖4,圖4顯示台電歷年最高尖峰負載發生在2011年較發生在2001年之日本(9社)、東京與關西電力慢了10年;台電歷年最高尖峰之超過30%發生在1987年,滯後日本(9社)與東京電力約15年發生。或許可以推敲台電尖峰負載將來成長飽和可能情形。

2.3各電力公司歷年發購電量變化
至於62年以來各電力公司發購電量成長情形詳如圖5及圖6所示,日本九大電力公司總發購電量在2007年達到最高為9951億度,之後就下降至2011年的9289億度。東京電力發購電量成長到1997年之2913億度後,最高達2007年的3231億度,但至2011年又降至2908億度(東日本311大地震海嘯核災影響),15年間徘徊在2900~3200億度之間。
台電方面,在2007年增至2019億度後,連續兩年回降,再緩增至2011年的2031億度,在2000年發購電量1565億度超越日本第二的關西電力。
韓電在1980年之441億度首度超過台電發購電量,並在2001年的3099億度超越日本第一的東京電力,繼續成長,到2011年增至5181億度,超過日本全國發電量之半。從表1可知韓國的人口及面積分別為台灣的2.1、2.72倍,其每人發電量已達10627度高於台電8735度,也高於日本最高的7934度。

圖5 1951-2012年台電、韓電、日本(9社合計)電力公司發購電量變化(資料來源:台電公司、韓國EPSIS、日本FEPC網站)

圖6 1951-2012年台電、韓電、日本9大電力公司發購電量變化(資料來源:台電公司、韓國EPSIS、日本FEPC網站)

表1   2011年台電、韓電、日本(10社)、東京電力公司轄區用戶及人口與面積統計表(資料來源:台電公司韓國EPSIS日本FEPC維基百科網站)

三、各電力公司歷年長期負載預測比較
長期負載預測為各電業最重要的一項帶動公司營運之火車頭工作,作為電業未來電源開發新建發電機組、輸配電系統規劃、燃料採購、簽訂外購電力、電價結構與訂定、公司盈餘估算與經營管理、負載管理等之重要依據。

換言之,長期負載預測如果高估未來系統負載,新建了許多的發電機組,買了大量的燃料例如天然氣,訂購數量龐大的民營電廠發電,屆時用電不如預期這麼高,備用容量就飄昇,機組閒置,各界指責浪費,就是近年台電的寫照。反之,預測過低,到時電源不足限電,外界又是一片指責。

長期負載預測工作異常困難,因為關繫到許多未來變動因素,就拿其中一項經濟成長率來說,今(2012)年國內主計處就9度下修,所以要預測得準確,的確滿難的。因此,看看我們鄰近的日本與韓國電業歷年所做的長期負載預測如何?並將台電過去所作的長期負載預測一併提供比較如后。

3.1 台電長期負載預測
台電公司對長期負載預測相當重視,為了加強外界溝通並借重學者專家的專業智識,我記得通常在年底召開「次年度長期負載(環境預測小組)預測諮詢委員會議』,邀請政府單位代表、學術研究機構學者與產業界專家等,研討未來內外在環境(如經濟發展)可能的變化,並對台電研擬的分析報告提供看法與修正意見。台電據以擬定次年長期負載預測草案。次年初,又再邀集產、官、學代表召開負載預測小組諮詢會議」審議長期負載預測草案,然後根據會議結論適度修正報告,提交公司級主管會報討論後定案。
茲將我蒐集到的民國90、91、92、95、98、100、101、102、103、104年電源開發方案中使用的長期負載預測值,以及2000年以來的實績值一併繪製如圖7,以便做分析比較。

90-104年台電長期負載預測曲線圖7 2001-2015(民國90-104)年台電長期負載預測比較(資料來源:台電公司歷年長期電源開發方案)

現在回頭看最久11年以前到最近2012年的長期負載預測跟尖峰負載實績值作比較,發現最早的2001年預測尖峰負載值偏差最大,但2002及2003年所估的2007年以前有三、四年稍微偏低,之後就偏高,也就是越遠越難估得準。
圖上7個年度預測曲線,並不是依年度由左而右排列,而是從左邊之90、95、92、91、100、98至最右邊的101年,可能係跟預估起始年度之經濟景氣有關,預測直線斜率越大表示負載成長率越高。
今(2012)年尖峰負載發生於7月11日的3308.1萬瓩,低於去(2011)年之3378.7萬瓩約70萬瓩(-2.1%),但8月之長期預測明(2013)年為3433.8萬瓩,成長約125萬瓩,10年後(2023年)成長至4529.2萬瓩,增加約1100萬瓩。

2012年8月台電長期負載預測所使用之年尖峰負載及年平均負載預估成長率如下圖7-1所示,其中近四年2013、2014、2015、2016年尖峰負載成長率較高分別為3.8、3.6、4.1、3.4%,這可能影響尖峰負載預測偏高,值得再詳細分析。

2015年3月台電長期負載預測,受到去(2014)年系統尖峰負載較前年增加86.4萬瓩的影響,預測值改高於去年之預測值。

2011-2023預估負載成長率

圖7-1 2012年8月台電長期負載預測使用之成長率(資料來源:台電公司101年長期負載預測10108案)

3.2 日本長期負載預測回顧
根據日本電氣事業法第29條規定,經濟產業省資源能源廳,每年3月公布日本十大電力公司的「年度電力供給概要」報告,其中「供需平衡表」提供了未來10年「最大需要電力(送電端8月最大三日平均電力)」,茲蒐集2003-2010(平成15-22)年度總共8年度之長期尖峰負載預測值,分別按全日本(10社)及日本前六大電力公司(東京、關西、中部、九州、東北、中國電力)繪製如圖8~圖15,以供比較分析。

3.2.1 全日本(10社)綜合長期負載預測
從圖8及圖9可知,自2003年七年以來,日本全國電力系統各年度尖峰負載預測用之成長率,均逐年下降,由2003年之1.2%,一直下修至2010年的0.4%,發購電量(可換成平均負載)成長率也由1.3%逐年下修至0.8%;至於負載因數(=平均負載/尖峰負載*100%)也從平成15年之58.9%上升至平成22年的64.3%。最今預估未來日本服務業經濟化及IT化進展、省電冷暖氣空調機器及蓄熱系統之導入,電業自由化新發電業者加入等因素,都會影響未來負載預測之變動。
圖8也可以看出,雖然成長率下修,但7年的尖峰負載預測還是偏高,只有2007與2010年的第二年度有較預測值稍高,其餘都偏低現象,也就是全日本尖峰負載以逞飽和停滯成長狀態。

圖8  2003-2010(平成15-22)年日本(10社綜合)長期負載預測比較(資料來源:日本經濟產業省資源能源廳電力供給計画の概要FEPC網站)

圖9  2003-2010(平成15-22)年日本(10社綜合)各年度長期負載預測之尖峰負載與發購電量年平均成長率及負載因數(資料來源:日本經濟產業省資源能源廳電力供給計画の概要:成長率經溫度與閏年修正)

3.2.2日本前六大電力公司長期負載預測

圖10  2004-2010(平成16-22)年東京電力長期負載預測比較(資料來源:日本經濟產業省資源能源廳電力供給計画の概要FEPC網站)

圖10顯示東京電力尖峰負載在2001(平成13年)創最高紀錄6143萬瓩(最大三日平均)以來,都一直震盪下降,至2011年的4767萬瓩(311東日本大地震福島核能電廠海嘯核災影響)。為日本十大電力公司尖峰負載成長飽和停滯最嚴重者,2010年預估10年後(2019年)尖峰負載跟2001年幾乎一樣。

圖11 2004-2010(平成16-22)年關西電力長期負載預測比較(資料來源:日本經濟產業省資源能源廳電力供給計画の概要及FEPC網站)

日本第二大的關西電力公司跟東京電力類似(參考圖11),也在2001年創尖峰負載最高紀錄3185萬瓩後,下降至2009年的2701萬瓩,2005年以後各年度預估10年後的尖峰負載都低於此最高紀錄。

圖12 2004-2010(平成16-22)年中部電力長期負載預測比較(資料來源:日本經濟產業省資源能源廳電力供給計画の概要及FEPC網站)

日本第三大的中部電力公司歷年最高尖峰較東京、關西電力晚了約7年產生,到2008年才增至最高2711萬瓩,2009年受到2007年金融海嘯影響跟其他電力公司一樣,尖峰驟降到2317萬瓩,所以2010年預測10年後之尖峰負載才2735萬瓩,跟歷年最高相當(參考圖12)。

圖13 2004-2010(平成16-22)年九州電力長期負載預測比較(資料來源:日本經濟產業省資源能源廳電力供給計画の概要及FEPC網站)

圖13顯示日本第四大的九州電力公司歷年最高尖峰較東京、關西電力晚了約6年,到2007年才到達最高1693萬瓩,2009年受到2007年金融海嘯影響,跟其他電力公司一樣,尖峰驟降到1601萬瓩,2010年有反彈到1676萬瓩,2011年東日本震災影響驟降之1495萬瓩,2010年預測10年後之尖峰負載為1790萬瓩,比歷年最高增加約100萬瓩。

圖14 2004-2010(平成16-22)年東北電力長期負載預測比較(資料來源:日本經濟產業省資源能源廳電力供給計画の概要及FEPC網站)

圖14顯示,東北電力轄區歷年最高尖峰負載1492MW出現在2010年,比工商業發達較早的東京、關西電力慢了10年才出現,2009年金融海嘯影響尖峰負載驟降至1270MW,所以2010年預測10年後尖峰負載1492MW跟當年尖峰負載一樣高。

圖15 2004-2010(平成16-22)年中國電力長期負載預測比較(資料來源:日本經濟產業省資源能源廳電力供給計画の概要及FEPC網站)

1966年就跟台灣電力公司締結姊妹公司的日本中國電力公司,為日本第六大電力公司,當時台電尖峰負載才1243MW低於中電的1908MW,但在1981年台電6918MW就超過中電的6495MW。至今中電歷年最高負載發生於2007年的1167萬瓩,2010年預測10年後的尖峰負載為1226萬瓩,也只增加59萬瓩。

3.3 韓電長期負載預測回顧
韓國類似日本,根據電業法(EBA: Electricity Business Act)的25條規定韓國知識經濟部(MKE: Ministry of Knowledge Economy,類似國內經濟部),每兩年提出長期電力供需基本計畫(BPE: Basic Plan for Long-term Electricity Supply and Demand)。

韓國長期電力供需基本計畫(BPE)擬定先後程序如下:
(A) 知識經濟部(MKE)建立BPE指示方向。
(B) 各發電公司(GenCos)根據韓國電力交易所(KPX)負載預測提出電廠興建意願書。
(C) 由大學、研究機構、電力公司及其他機關專家所組成之發電容量擴充、負載預測、需電端管理及輸電系統擴充等四個小組委員會,個別提出研究報告並準備工作草案。
(D) 舉辦公聽會,蒐集各方面檢討意見與理念,作成暫訂計畫。
(E) 經電力政策檢討委員會檢討修訂為BPE草案。
(F) 知識經濟部審核定案並公布。

韓電第五期BPE開始,長期負載預測分兩類:(A)參考負載預測(BAU):根據國家能源基本計畫(National Energy Basic Plan)之電力需求預測資料;(B)目標負載預測(Target Demand):為BAU強化需電端管理後之負載預測,包括規劃與引進高效率配電設備、合理化電費系統,推動即時電價等等。

茲根據韓國過去的第一(2002年)至第五(2010年)BPE資料,其中有關長期負載預測資料,繪製如圖16,以供分析了解。

圖16  2002-2010年韓電長期負載(Target值)預測比較(資料來源:韓國KPX第1-5長期電力供需基本計畫)

圖17  2002-2010年韓電長期負載(Target值)預測所採用平均成長率比較(資料來源:韓國KPX第1-5長期電力供需基本計畫)

韓電歷年尖峰負載與平均負載預測所採用的十年平均成長率如圖17所示,也是從最早2002年的3.3%、3.4%分別逐漸下降至2010年的1.9%、2.2%,其中平均負載成長率下降到第3 BPE 又往上修。

圖16顯示,韓電的長期負載預測跟實績值相比,幾乎都偏低,跟日本與台電偏高現象相反。可見近年來韓國景氣較日本與台灣更佳,另外韓國生活水準提高,電價相對於其他能源價格相當便宜,冬季暖氣移轉為電氣負載,造成預測誤差甚大。當然也顯示韓電在負載管理方面有改善空間。

四、後語
長期電力系統負載預測的困難度,就跟短期負載預測在季節交替或者夏季颱風天災發生時,變數太多太大,難以估測準確。看過前述日本、台灣與韓國電業近10幾年來,長期負載預測及回顧三國過去60多年來的電力系統負載實績,發現日本電業發展較早,台灣其次,韓國最後,但系統負載成長停滯飽和,次序卻剛好相反。因此,不從高深理論而用歷史經驗法則,來看台灣用電還會像過去繼續大幅成長嗎? 從日本電業走過的經驗足跡,或許可得到部分答案了!

參考資料:

http://www.enecho.meti.go.jp/policy/electricpower-supply.htmhttp://www.fepc.or.jp/library/data/60tokei/index.htmlhttp://www.kpx.or.kr/english/down_data/market_report/The%205th%20BPE(2010-2024).pdfhttp://www.kpx.or.kr/english/down_data/market_report/The%204th%20BPE(2008~2022).pdfhttp://www.kpx.or.kr/english/down_data/market_report/The%203rd%20BPE(2006-2020).pdfhttp://www.kpx.or.kr/english/down_data/market_report/The%202nd%20BPE(2004-2017).pdfhttp://www.kpx.or.kr/english/down_data/market_report/The%201st%20BPE(2002-2015).pdfhttp://info.taipower.com.tw/info2/index.htmlhttp://zh.wikipedia.org/wiki/%E5%9B%BD%E5%AE%B6%E4%BA%BA%E5%8F%A3%E5%AF%86%E5%BA%A6%E5%88%97%E8%A1%A8

廣告

About gordoncheng

我在含飴弄孫閒暇之餘,經常瀏覽到新聞、雜誌及媒體有關電業的報導,原來只PO在我的臉書上,跟老朋友分享!最近在我的部落格「Gordoncheng’s Blog』發現對電業有興趣同好還滿多的,但因本人孫女還小空閒時間不多,無法一一翻譯消化另寫文章,只好另闢專門PO電業新聞報導原文連結之「Gordoncheng’s 2nd Blog』,跟更多朋友分享!
本篇發表於 電力系統負載曲線, 電力調度運轉。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19 Responses to 台電韓電日本電力公司負載成長與長期預測之比較

  1. 吳進忠 說道:

    感謝 處長的用心與經驗分享,台電的負載預測與電源開發單位都應該好好研讀這篇文章,另外也要在會議場合提醒相關單位注意。

    • gordoncheng 說道:

      很高興看到老同事快速回響!讓我感到苦心沒白費。最近「有感』、「無感』很流行,我是有感長期負載難估,經常官方經濟成長估得高,身為國營公司不得不跟上的無奈!但區域單位高估用電,在偏遠地區蓋了許多D/S,161KV高壓電纜下地,造成我們運轉困難的經驗,至今我還是很「有感』!

  2. 洪貴忠 說道:

    如果台電一直都有盈餘,恐怕也沒多少人在乎預測值遠高於實績值?
    因為過去我們的思維著重於滿足用戶的需求,而不以公司成本效益為主要考量
    畢竟缺電造成的社會成本遠高於台電投資費用,在幾十年來以國家興亡為己任的觀念下,寧願高估也不敢低估而被究責,難免造成投資浪費。

    台電從規劃興建到機組商轉的時間長達10年,最近所做的金門塔山擴建機組商轉時程竟然是110年,這麼長的流程若無法縮短,難免與實際經濟脈動脫節,若以金門縣政府所提報的投資建設案,恐怕103年就要缺電了。

    負載預測與長期電源規劃的工作本來就不易,若能縮短機組興建時程或有助於使差異更小,請教 處長,國外電力公司的規劃興建時程和台電相比如何?

    • zard0425 說道:

      其實應該都是高估居多,不過每年高估就比較不正常。現在台灣產業都西進,大家都知道台灣都只剩下掛名公司,各企業生產主力都轉往中國或東南亞,繼續高估根本就給自己找麻煩。況且現在核能的核廢料是令我最擔心的,我基本上不反對核能,但我是反對核四跟核廢料一族的人。與其如此應該直接考慮到景氣跟產線外疑因素而降低高估值

  3. LIU, YUIN-HONG 說道:

    Very very good articles.Totally agree with the author’s point of view.

  4. Charlei Chen 說道:

    鄭老: 台電負載預測的失準偏離與高估, 是台電堅持續建核四的元凶!
    台電長期電源規劃的欠周與更新, 是台電從資產一兆七千億到負債一兆三千億的經營不善!
    台電欲改善經營績效方案: 1.放棄核四續建!
    2.興建大潭LNG接收站. 3.自美加採購LNG/LSG. 4.更新通宵電廠機組. 5.大潭電廠改為基載, 提高容量因數! 6.加強與IPP民營七家燃氣電廠的夥伴關係. 7.與汽電共生業者的合作. 8.水力發電的重整與強化…….
    宜蘭人文 謹上

    • 張文杰 說道:

      我不認為台電從資產一兆七千億到負債一兆三千億是因為長期電源規劃的欠周與更新造成的!
      這應該是電費沒有合理化的後果. 全世界哪個能源進口國像台灣3-4年才調整一次電費的?而且為了選票還不敢完全反映漲幅!
      看台電的資料有近70%的支出是來自購買火力燃料, 但是電費卻沒有因為火力燃料上漲而上漲這才應該是從資產一兆七千億到負債一兆三千億的主因!

  5. 張文杰 說道:

    我覺得電費的多寡也會影響到用電量, 這也一定影響到未來尖峰的走勢.
    所以政府到底想不想讓電費合理化也很重要, 如果政府還是不願正視"電費合理化"這議題, 那台電自己本身再怎麼改善也是枉然.

  6. HS 說道:

    我想實務上沒有一個總統敢不限漲
    除非他想讓他的黨在野四年
    不過我倒蠻好奇的
    南韓跟台灣一樣(可視為)沒有自產煤油氣
    而且他們一樣常常要選舉
    但幾乎從沒聽說他們漲價被K或是不漲虧錢
    他們究竟是用什麼方法擺平這個問題
    或許台灣可以參考一下
    (跟金胖要煤?)

    • gordoncheng 說道:

      韓電跟台電的遭遇很類似,請看下列簡報第13、14頁:
      http://www.kpx.or.kr/english/down_data/others/SICEM_8th.zip
      2011年平均電費為發電成本之90.3%,2001年以來電價只調整8.8%,2010年較2007年債務增加54%達11.7 Trillion韓元,也是為了選票凍漲,也訂有電價燃料調整公式,政府把它擺一旁,韓電工會夠強悍,2001年韓電解制,發電部門成立6家發電公司互相競價,另新設KPX韓國電力交易所,原來韓電KEPCO為控股母公司,只剩輸配電部門,原來韓國電力自由化計畫,預定2004年將配電也切割為好幾家公司跟發電公司一併出售民營化,但工會強烈反對發動超過一個月的罷工,最後新上任總統就把電業自由化腳步停住不動至今。
      但韓國人很勇敢核能發電占比超握30%以上,比較撐得住,總統也很有魄力,前年915輪流停電一天,經濟部長與韓電董事長下台,因為負載預測不準處理失當。所以韓電人競競業業努力打拼,還向海外積極擴展,輸出核能電廠、火力發電廠等等,把台電遠遠拋在後面。

    • 黃劍愚 說道:

      韓電約有35%的核能發電當基載
      這是穩定的供電品質與抑低電價的因素與方法
      實例:不會隨季節限水沒水可發電或太陽能及風力發電等看天吃飯的再生能源不確定性
      (因電無法儲存無法白天發電晚上使用~必須供給與需求瞬間一致的特性
      所以台電設了一個"電力調度處"隨時觀察調整全台灣瞬息萬變的電力供需)
      台電常在上述因素時改採較高成本的天然氣發電或可用系統
      (夏季尖載時~更是必須把所有便宜貴的發電方式全用上了)
      (所以為什麼台電員工要拼命在非夏季趕工大修發電機組)
      除電業法規定台電有(一定要)的供電義務
      試問誰能忍受沒有太陽沒有風就把他用電切離的不便不穩定性?您能嗎?
      這也是備載容量必須存在的價值與代價

  7. 引用通告: 漫談備用容量與備轉容量 | Gordoncheng's Blog

  8. 引用通告: 漫談備用容量與備轉容量 | Gordoncheng's Blog

  9. iambigfly 說道:

    謝謝您提供您辛苦整理與分析的資料
    雖然我無法完全看懂與吸收
    但我會盡量學習, 也會將您的文章分享出去
    真的謝謝~

    • gordoncheng 說道:

      我才要謝謝您的鼓勵,讓我更有信心、更要加倍努力!本來隔行如隔山,只要有興趣,假以時日也會變專家!正如您取的名字「I am bigfly』。

  10. Roger YU 說道:

    鄭處長您好

    感謝您的整理,得到很多寶貴的資訊,有兩個問題想請教。

    1.台電過往長期電力負載的報告要如何取得?從網路上只得到9908、100、10108三案

    2.台電使用的預測運算模型內容可否取得?包含參數、關係式等,從現有資料看來,年負載成長率=(年經濟成長率-1)%,似乎是這麼簡單的關係?

    感謝您能撥冗回覆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